2014年7月22日星期二

滿文字典沒有的詞:Dosi aqôi jui「無愛子」


敕建護國延壽寺滿碑記與漢文不對稱翻譯的意義:

入關前藏傳佛教不盛行



滿文本(京都大學藏)所見的Dosi aqôi jui


「滿洲研究班」某生近日讀崇德8年滿文敕建護國延壽寺碑記Enteheme jalafun fucihi soorin-i bei,其中行9之佛號Dosi aqôi jui,碑記相對的漢文碑文並無對譯,字典亦無釋義。

Dosi乃舊清語,新滿文作 doosi,其義即指梵文所謂的貪、欲、愛 kāma; rāga. tṛṣṇā (十二因緣nidānas 之一)。


藏文本(京都大學藏)所見的sred-med-pu



明乎此,則知Dosi aqôi jui 即藏傳佛教中的「無愛子」,異名「遍入天」。同碑的藏文碑記tshe-dpag-med-kyis lha-khang-gi pe’i(行19)作sred-med-bu(參見《藏漢大辭典》,頁2986),蒙文碑記 Nasun čaγlasi ügei süm-e yin bei (行9)作 qoričal ügei-yin köbegün。滿蒙藏佛號中的 dosi、sred、qoričal皆 「愛欲」之意;aqôi、med、ügei 即「無」也;jui、pu、köbegün同義,即「子」也。


蒙文本(京都大學藏)碑題


藏地佛號,漢人並不熟習,故漢文無對譯,可見入關前藏傳佛教並不盛行於滿洲。滿文佛號Dosi aqôi jui乃源自藏文,而蒙文為其仲介。


延伸閱讀:
1.  「正統」之源-滿洲入關前後王權思想之發展與蒙藏轉輪王關係考辯
2.  Tak-sing Kam, Manchu-Tibetan Relations in the Early Seventeenth Century: A Reappraisal,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1994),Chapter XI。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20日星期日

《西域歷史語言研究集刊》第6輯







主編:沈衛榮
出版社:科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年2月1日
ISBN:9787030367198
原價:108元


目錄



Foreword
Klaus Sagaster—Bibliography
元大都大聖壽萬安寺白塔之裝藏、裝飾——釋注《聖旨特建釋迦舍利靈通之塔碑文》相關段落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a Manuscript of Ondor Gegen's Biography Kept by Prof. Ts. Shagdarsurung
An Imperial Treasure: The Zhigongtu as a Source of 18th Century Social History
《端必瓦成就同生要》的文本演變及遞藏
The Mongol Bard in Society: Customs and Behaviour
元順帝妥懼貼睦爾與西藏高僧布敦
Fragmente eines Supplementbandes zum Wanli—Kanjur in der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Tharchin's Tibet Mirror:A Christian Oriented Newspaper?
Wer war NIKAN WAILAN—der China—Sekretar'?
Christian Missionaries in Qinghai and Gansu:Sources for Tibetan and Mongol Studies
The Problem of Sanskrit as the Canonical Language in Buddhism
古蒙古語月名
Bonner Tibetica:Die tibetischen Blockdrucke und Handschriften aus Solu—
Khumbu (Nepal) im Besitz der Abteilung Mongolistik und Tibetstudien des IOA der Universität Bonn
Eine kurze Analyse zur Verbesserung der soziookonomischen Kooperationen 
zwischen Korea und der Mongolei—Im Bereich der Green Energy, Industry,und Migration
Cinggis Qan,der Mann des Jahrtausends?
二戰前日本學者對蒙古文、滿文古文獻的探尋:搜集史及其特點
王政者,文武二治也——釋《白史》中的ANKKA與KILBAR (CINK、IIQ—A)

……
文摘
Cinggis der Unsterbliche - Zur Wirkungsgeschichte Cinggis Khans".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18-23.

,,Heldenepos und Geheime Geschichte-Die mongolische Literatur".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108-111.

,,Der mongolische Buddhismus: Lehre".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340- 341.

,,Der mongolische Buddhismus: Geschichte".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342-347.

2014年7月12日星期六

乾隆五十三年御製臺灣滿漢文碑的「碑石性」研究


2014年中正大學史學營講演




201477,甘德星教授應中正大學史學營之邀請,為參加學員講演。題目是「乾隆五十三年臺灣滿漢文碑的「碑石性」研究:漢化滿洲皇帝的大一統中國觀」。

講演的摘要如下:
碑石有其「碑石性」,為建碑者形塑社會集體記憶、強固國家論述之用。透過碑文的主觀敘事,「碑石性」的文化、政治意涵,得以彰顯。

乾隆53年,林爽文之亂平定,乾隆將之列為「十全武功」之一,並於臺灣建十碑,以誌其盛。林爽文之亂,雖不能和伊犁、回部、金川的邊亂相比,但臺灣「孤懸海外,與內地不同,故乾隆亦不以小事視之。這可從乾隆事後另將碑文製成緙絲、墨刻、玉冊,以及銅戰圖以作紀念得到證明。




一般以為碑文乃儒臣代筆。其實,十碑的碑文乃乾隆御製,並且是先寫漢文,後譯滿文,其中的命於臺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誌事》的漢文碑文更是御筆。值得注意的是,與「御製碑」有關的其他書寫,如緙絲、玉冊、墨刻上的碑文,和《平定臺灣戰圖》上的御筆、印章全為漢文,可見「御製碑」滿文碑只是聊備一格的製作。

乾隆其實是個十分漢化的滿洲中國皇帝,其立碑台灣之舉,乃傳統中國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思想的反映。因此,御製」可視作滿洲中國皇帝乾隆在臺灣的石化分身,也是乾隆作為大一統君主的具體註腳。

講演的全文將發表於《新史學》第9 2014)。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10日星期四

論穆麟德滿文雙元音〈 ii〉 的拼寫法


不要笑,這是滿文!



KUIIII   vs  KUII



滿文雙元音 ii 用穆麟德的拼寫法,只簡化作 i。穆麟德的滿文拼寫法基本上使用「音寫法」,而不是「轉寫法」,這是穆麟德拼寫法錯誤根源。有關這一點,我在本網站已論之詳矣。

滿文中有些特別字,如 kuii,若按穆麟德的拼寫法只能拼寫作 kuii, 還原時末音節ii將少了一個元音字母 i(參看The  Romanization of the Early  Manchu Regnal Names)。

雙元音 ii 其實有其特別功用,如 lii 是用來作避諱字,若轉寫成  l則失去其原來意義。拼寫老滿文、滿文梵字時也得用到 ii 。(見《同文韻統》〈天竺字母譜〉)。

滿文雙元音 ii 乃源自古典蒙文的 yi之所以轉寫作 yi,而不是 ii,是因為蒙文這個雙元音最初寫作 yi,即 ii < yi。蒙文用「轉寫法」將雙元音二字母全部標出,是考慮到「轉寫法」的可還原性。蒙文和滿文一樣,也有一些不符合正書法的例子,如naiman乃蠻/nayiman,可見使用較嚴謹的「轉寫法」有其必要。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8日星期二

《西域歷史語言研究集刊》 第七輯





作者: 沈衛榮主編
國際書號(ISBN): 9787030403780 
出版社: 科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4-1 


目錄
陳得芝先生論著譯文目錄
陳得芝教授八十華誕祝辭
陳得芝先生與蒙元時期西藏史研究
也談中國出土古代人群骨骼的歐亞大陸西部特徵的問題
論古突厥語與鮮卑語的部落名號尾碼
瑪紮伯哈與森木塞姆石窟現存龜茲語及其它婆羅謎文字題記內容簡報
新出三件據史德語契約
唐宋之際河西地區的部族關係與護國信仰——敦煌PT1189.r號《肅州府主致河西節度書狀》譯釋
淺說“嘯”的語文學
《史集》「中國」的名稱及其含義
關於月倫太后與朵顏山關係問題——應當合理挖掘利用歷史文化資源
《元史》卷二《太宗紀》太宗二年記事箋證
元朝の吏員と經學
從《大元馬政記》看東平府戶籍簿
從石刻史料探究探馬赤軍的歷史
The Image of the Semu People:Mongols, Chinese, Southerners, and Various Other Peoples under the Mongol Empire
八思巴與聖地五臺山:贊詩《寶鬂》譯解
雍敦朵兒只班的元廷之行——以其自傳為中心
7he Biography of Kun—spangs rin—po—che Ye—shes rgyal—mtshan
三教合一與悉地成就一一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明本《真禪內印頓證虛凝法界金剛智經》中卷考略
16世紀末漠北喀爾喀史剳記
順治朝清廷宴齎蒙古王公制度略論
略論16—20世紀蒙古“進藏熬茶”
略述托忒文《甘珠爾》
薩斯迦派與清朝崇德順治朝廷
闋于雍正皇帝頒給七世達賴喇嘛的一道聖旨
錫伯超默里根問題考辨


2014年6月19日星期四

哈佛大學滿文轉寫法的舊傳統


 再論穆麟德拼寫法的

〈g〉、〈k〉、〈h〉與〈γ〉、〈q〉、〈x〉


19世紀的滿文學者是語文學家,他們多把g〉、〈k〉、〈h〉與γ〉、〈q〉、〈x〉用同一個符號來表示。穆麟德並不例外。

在美國,早期的滿文學者原來都是研究蒙古文的,而他們的滿文,基本上都是自學的。在東岸作為哈佛大學蒙滿文研究開山祖的F. Cleaves(柯立夫)、在西岸華盛頓大學N. Poppe的學生 James  Bosson(包森)皆如是。滿蒙文同是Altaic 語言,滿文字母借自蒙文,且語法較簡單,因此對精通蒙文的學者而言,自學不難。

不過,柯立夫和採用穆麟德轉寫法Bosson不同,他用了同門師兄弟Ligeti嚴分陰陽的轉寫系統柯立夫的學生J. Fletcher沿用之。作為柯氏門生,師說不可易,我除了改動了其中幾個較複雜的符號外,以方便配合拼寫老滿文和滿文梵字,基本上沒有乖離哈佛滿洲研究的舊傳統

有趣的是,雖然《哈佛亞洲學刊》HJAS的編輯從一開始即規定投稿者得採用穆麟德的拼寫法,但柯立夫及費禮初仍然秉持學術原則,文稿堅持使用合乎滿洲音韻的Ligeti轉寫方案。印第安那大學的「中央歐亞研究系」是美國研究Altaic Studies 的重鎮。現在該校任教的G. Kara,蒙古語大師,the 'Black Master',其滿文轉寫,師承Ligeti 之法,絕不一符二用。

穆麟德昧於阿爾泰音韻之學,其拼寫法之誤,猶如將古典蒙古語的〈γ〉、〈q〉全部轉寫作g〉、〈k一樣荒謬。試想若將蒙文γaruγsan拼寫作garugsan,quyaγ拼寫作 kuyag,原字實難以還原。

值得注意的是,滿文字彙不依正書法書寫者所在多有。滿文梵」字,有寫作enetkek者,亦有寫作 enetkeq者(見Sure ulhisu cargi dalin-de aqônaxa niyman sere ging. 1b. BNF本),人名如 Xosik Abduxaliq,其字尾腳韻,不一定依成規寫作q, 而是qk。由此可見,若以為可以依賴滿文的「元音和諧律」來正確還原一符二用的kg〉的原值, 無異緣木求魚


延伸閱讀: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6月12日星期四

清光緒帝死於砒霜中毒




經科學測算,光緒攝入體內的砒霜總量明顯大於致死量,證實他是死於砒霜中毒。眾說紛紜的清朝光緒皇帝死因,在這位皇帝忌日百年到來之際有了結論。上海「新民晚報」報道,中國國家清史工程編纂委員會在「清光緒皇帝死因報告會」,公布了一份採用現代刑事偵察和高科技檢測的萬字報告。記錄偵破這樁百年疑案過程的二十集電視紀錄片,也已在中央電視台進入後期製作。


一九八年十一月十四日傍晚,光緒駕崩。第二天下午,慈禧太后也斷氣。三十七歲的光緒死在七十四歲的慈禧之前,而且僅隔一天,引起許多猜測。有人認為,慈禧不願意光緒在自己死後重新掌權,派人毒死光緒。有人說,戊戌變法時,軍機大臣袁世凱出賣光緒,擔心慈禧死後遭光緒報復,於是賄賂太監下毒。還有一說是太監李蓮英下的毒,因為他得知光緒日記中寫道,慈禧死後,將把他和袁世凱殺死。不過,也有人認為,光緒是身體虛弱病死的。


○○三年,央視紀錄片編導鍾里滿偶爾得知,一九八年,清西陵文物管理處曾清理光緒和隆裕皇后的棺槨(曾於三年代末被盜)並重新封閉,兩人的頭髮被移到棺槨外,保管在清西陵庫房裡。於是,鍾里滿展開五年邊測試研究、邊拍電視紀錄片的過程。為解開光緒死因,清西陵文物管理處、中國原子能研究院反應堆工程研究設計所和北京市公安局法醫鑑定中心,先後提取光緒長二十六公分六十五公分的兩小縷頭髮,清洗後晾乾,剪成一公分長的截段,逐一編號、稱重和封裝,然後用核分析方法,逐段檢測頭髮中的元素含量。


結果顯示,光緒頭髮中含高濃度砷元素,且各截段含量差異很大,第一縷頭髮的砷高峰值出現在第十段(每克含兩千四百零四微克),第二縷頭髮的砷高峰值出現在第二十六段(每克含三百六十二點七微克)和第四十五段(每克含兩百零二點一微克)。


同時對比測試的頭髮砷含量顯示:當代人為每克含零點一四到零點五九微克;與光緒埋在一起的隆裕皇后,每克含九點二微克;清末一個草料官乾屍頭髮,每克含十八點二微克。後來,他們又提取光緒遺骨和衣物樣品測試,發現肩胛骨、脊椎骨
衣物的胃區、繫帶領肩部位的含砷量很高。內層衣物含砷量遠高於外層。


再對比光緒棺槨內和墓內物品
陵區水土,發現光緒頭髮上的高濃度砷物質,並非來自環境沾染。研究人員得出如下的結論。光緒頭髮上的高含量砷並不是慢性中毒自然代謝產生,而是來自外部沾染。大量砷化合物曾存留於光緒屍體的胃腹部,屍體腐爛過程中毒物再分布,侵蝕遺骨、頭髮衣物。所謂砷化合物就是具有劇毒的砒霜。


在測試同時,鍾里滿遍查清末檔案、光緒醫案、光緒臨終前參與診治的御醫親筆回憶錄、軍機大臣、起居注官日記等資料,整理光緒駕崩前十天的情況,並結合現代法醫有關砒霜中毒的論述,探討光緒砒霜中毒類型和中毒時間的下限與上限。
不過,究竟是誰對光緒下毒這點,就有待史學家再進一步研究。


(中央社:2008.11)

───────────────────
相反意見可參看房德鄰(北京大學歷史系):〈光緒帝係砒霜中毒死亡說難以成立〉


2014年6月7日星期六

滿文「御製剿滅台灣逆賊生擒林爽文紀事語」碑文研究


宋仁宗康定元年春日食記事:此汗非彼汗


滿文「御製剿滅台灣逆賊生擒林爽文紀事語」碑文行22-23:

22. Tuttu suduri bithede. Sung gurun-i R’in Zung Xan-i forγon-i jai mudan K’ang Ding-ni sucungγa aniya niyengniyeri aniya biyai ice-de šun-be jetere-de teiisulebuhe turgunde. Si” Tiyan Yamun-i xafan Yang Wei De. anaγan-i biya-be šanyan muduri aniya-de obume guribuci. šun-be jeterengge. utxai aniya biyai γôsin-de ombi seme baiixa manggi. Xan hendume. anaγan-i biya bisirengge. coxome abqai erin-be tob obume

故史載宋仁宗朝第二次康定元年春正月朔當日食,司天楊惟德請移閏於庚辰嵗,則日食在正月之晦。帝曰:「閏所以正天時而

23. irgen-i baiita-be afaburengge. jaqanjame jaiilabuci ombio sefi oxaqô seme araxabi.

授民事,其可曲避乎」?不許。 

文中有關宋仁宗朝康定元年春日食一事全段為引文。故漢文謂「史載」,滿文則以suduri bithede(行22)…seme araxabi(行23)的形式表示。滿文《清實錄》為貼近漢文原文,又將之改作suduri-de araxangge.

引文中
Xan字出現二次。句前R’in Zung Xan的Xan字沒有加點。這並不符合以加點的字母n作區隔上下尊卑的規制。[1] 滿文《清實錄》於重抄時,雖然改正了碑文中沒有加點之誤,但同句後的Xan hendume的Xan字,儘管指的並不是乾隆《清實錄》卻沒有加點。


滿文碑文乃按漢文而來,文中的「司天楊惟德請移閏於庚辰歲,則日食在正月之晦。帝曰:『閏所以正天時而授民事,其可曲避乎?』不許」一段,原出宋李燾《續資治通鑑長編》:「戊子,權知司天少監楊惟德等言:來歲己卯閏十二月,則庚辰歲正月朔日當食。請移閏於庚辰歲,則日食在前正月之晦。上曰:『閏所以正天時而授民事,其可曲避乎!』不許。」(頁2874

元馬端臨《文獻通考‧象緯考》又據之謂:「楊惟德等言來歲閏十二月,則庚辰歲正月朔日當食,請移閏於庚辰,則日食在前正月之晦。帝曰:閏所以正天時而授民事,其可曲避乎?不許。」文中唯一不同的是,馬端臨將「上」字改為「帝」字。

此即清代有關宋仁宗司天楊惟德請移閏於庚辰歲一事之所本。《大清會典事例》(第11冊,頁1062)如是,本碑文亦如是。

由此可見,滿文碑文此處第二次出現的Xan字指的是宋仁宗無疑,其字母n,應加點而沒加點。值得注意的是,滿文資料此處所反映的是漢人的思維,而並非內陸歐亞的文化。

---------------------------------------------
[1] 「滿文羅馬字芻議」補記(Forthcoming)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5月28日星期三

「清朝最後的格格」去世


愛新覺羅•顯琦




「清朝最後的格格」愛新覺羅•顯琦,於26日凌晨在北京的一家醫院去世,終年95歲。死因目前不確定,葬禮預計28日在北京郊區舉行。

愛新覺羅•顯琦,漢名
金默玉,清代八大鐵帽子王之一的肅親王最小的女兒。旅順出生,年僅4歲時,父母雙亡,由同父異母的三位姐姐撫養長大。曾赴日本留學,後來因中日戰爭爆發,學業中斷,回到北京工作。

她的姐姐愛新覺羅•顯玗送給日本人當養女,後來成為赫赫有名的
日本女間諜川島芳子,被稱為「東方的瑪塔•哈里」。

金默玉是現代著名書畫篆刻藝術家馬萬里的第三任妻子。

2010年11月新華網曾報道:雖然已經89歲了,但金默玉的生活習慣卻像前衛的藝術青年。凌晨六七點鐘才睡,下午兩三點鐘起床。
網球、籃球、高爾夫球的競賽都是夜裡頭演呀她笑咪咪地說,開朗得猶如孩童。


2014年5月26日星期一

滿文字典內沒有的字:Anggeliya


Anggeliya一字看滿洲/錫伯人
的思考邏輯




1967年,已故羅杰瑞Jerry Norman教授於台灣自資出版其A Manchu-English Dictionary。辭典封底的滿文標題作 Manju Anggeliya gisun qamcibuxa buleku bithe

去年,國立中央大學客語所鄭曉峰教授為羅教授之著作編目時,因不明該書封底滿文之義,故就詢於余。

 Manju Anggeliya gisun qamcibuxa buleku bithe之意即《滿英合璧文鑑》。但現代滿文字典中沒有Anggeliya一字,因為清代的字書並沒有收錄「英國」或「英文」等字的滿文;玉聞精一的'iŋilisə是現代錫伯語的英文對音(山本,1969, p.42:1003)。

不過,我倒認得封底上的字是師祖廣祿寫的。廣祿曾就讀於北京政府外交部俄文法政專門學校,[1]來台後於台大教授俄文。因此,鄭教授推測此字應是廣祿據其熟悉的俄文音寫而來,其言甚是:Anggeliya 即俄文Англия 的對音是也。俄語 Англия 意即英國。

從這個例子,我們可以看到阿爾泰語系中的滿洲(含錫伯)人是如何思考的。Norman 的字典名叫A Manchu-English Dictionay (1967). Manchu-English指的是語文,不是國家。廣祿與印歐語系的思考邏輯不一樣,改從「地域」的角度出發,而非語言。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1]廣祿在北京俄文法政專門學校修業六年,至1925年畢業。原奉部令派赴當時由中蘇合辦的中東鐵路工作,但廣祿意在繼續深造,請求外交部令中國駐莫斯科大使館咨送其進莫斯科大學研究法律,並藉機深入瞭解俄情。

2014年5月24日星期六

《明代女真與滿洲文史論集》






作者:滕紹箴
出版社:遼寧民族
出版日期:2012/11/01
頁數:502
ISBN:9787549704361
售價:RMB 65 元

《明代女真與滿洲文史論集滿學清史專家文庫》係作者在往昔數十年間從事明清史、滿洲(含女真)史、東北民族史研究的部分學術論文選集,涵蓋8個專題,即女真民族關係論、女真社會制度論、後金社會性質論、明與後金關係論、八旗牛錄制度論、滿洲名稱辨析論、滿洲語言文字論、滿漢關係認同 論,共收入論文30篇。

《明代女真與滿洲文史論集滿學清史專家文庫》內容主要切入點是側重 研究以女真、滿洲為代表的「打牲民族文化」與以漢族為代表的「農業民族 文化」之間,在明、清兩朝相互碰撞、交融、浸透以及形成的社會特點,演變的階段性等等。全部論文都從大中華理念出發,尊重歷史發展演進的客觀規律。

《明代女真與滿洲文史論集滿學清史專家文庫》按照論文內容分作女真民族關係論、女真社會制度論、後金社會性質論、明與後金關係論、八旗牛錄制度論、滿洲名稱辨析論、滿洲語言文字論、滿漢關係認同論共8個專題。綜觀各題,多為明代女真和滿洲前期史,并有滿洲語言、文字之內容,因此命名為《明代女真與滿洲文史論集》。




目錄
前言
女真民族關係論
明代建州女真人
從朝鮮《李朝實錄》看明代女真族與朝鮮族的友好關係
試論明代女真與蒙古的關係
淺論明代女真與蒙古關係演變中的經濟問題
人關前滿洲社會經濟概論
明代女真振興述論
女真社會制度論
明代女真社會的軍事民主制
試論明代建州等女真的社會性質
明代奴兒干都司女真諸衛研究概述與探索
後金社會性質論
試論後金國的形成、性質及其特點
明與後金關係論
試論明與後金戰爭的原因及其性質
談皇太極的求和及其真意
試論後金的民族政策
八旗牛錄制度論
論清代寧夏八旗駐防
努爾哈赤時期牛彔考
清代三藩旗籍研究
清初漢軍及其牛探源
孔有德遺部與璦琿漢軍旗人——璦琿漢軍入駐時間質疑
論清代三姓八旗設立與副都統考補
滿洲名稱辨析論
試談滿洲一詞的源流
滿洲名稱考述
滿洲滿族名稱辨析——紀念滿洲定名360周年
滿洲語言文字論
明清兩代滿語滿文使用情況考
論通古斯滿語文在北京話形成中的地位
滿漢關係認同論
試論滿漢文化認同的幾個問題
清代的滿漢通婚及有關政策
論清初赫舍里氏及其文化現象
論滿洲貴族認同中原文化之管見
論清前期滿、漢朝臣的關係
滿漢文化交融的杰作——讀《兒女英雄傳》




─────────────────────────────────────
滕紹箴,男,漢軍鑲黃旗,1937年12月生,遼寧省鐵嶺市人。中國社會科學院民族研究所研究員。多年從事清史、滿族史、東北民族史研究及短期教學工作。現任中國民族史學會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