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24日 星期一

核心與邊緣之間:清朝內亞邊疆青年學者工作坊





2015年7/21日,中研院史語所文化思想史研究室舉辦「核心與邊緣之間:清朝內亞邊疆青年學者工作坊」。工作坊由洪金富研究員主持,來自國內外相關領域的青年學者十一人,齊聚一堂,各自就自己的研究,提出報告。國立中正滿洲研究班蔡名哲、林書寧、王婷亦參與了此次活動。下面為三人當日發表論文之摘要:

1.《滿洲源流考》的祖源敘事

蔡名哲
《欽定滿洲源流考》為乾隆朝皇帝閱讀《金史》中「白山黑水」的記述後,下令編纂的著作。該書考訂東北史地與滿洲祖源,「重新整理」並「接合」滿洲的過去與現在。全書在皇帝的指導原則下,將滿洲的祖源,透過「考據方法」追溯到遙遠的肅慎,使得滿洲成為一個長久以來存在於東北,有自己美好風俗文化的實體。但鮮少人注意到,滿洲皇帝在使其子民成為肅慎子孫的同時,卻將金朝皇室的祖源攀附到新羅,本文稱之為「雙重祖源」。本文考察《欽定滿洲源流考》的滿漢文本,追尋呈現如此祖源敘事的原因。本文認為這樣的祖源選擇,可能是滿洲人身處漢地所必須做的調適。該書的編纂,可以說是入關後滿洲子孫的尋根,但或許更能說是入居中心之後,對於象徵性的遙遠故鄉的「雙向收編」。

2.滿洲的族名及其意涵的演變

林書寧
元末大亂後,原本定居在黑龍江流域的女真人漸次遷往圖們江流域,他們是建州三衛的祖先。當時,他們以女真自稱,到了十七世紀仍是如此,只是此時的漢文族名多作諸申。不過,從十二到十七世紀漫長的五百年中,滿洲究竟藏身於歷史舞台的何處?

經歷清朝官方累世的論述打造,「滿洲」成為綿亙一貫的群體,白山黑水之地則是滿洲人繁衍淵源的地體(geo-body),同質純粹,自古已然,當代中國的民族識別確定滿族的民族性質後,更強化上述概念的認識,若將視線拉回金/清政權在關外崛起的時代,所謂「滿洲」的概念是否一如今日?從清代至今,有關「滿洲」一詞之意涵仍眾說紛紜,尚無定論,本文試圖探求「滿洲」原初的含意是什麼?其涵蓋哪些地方?泛指哪些人?詞彙的內涵曾歷經哪些變化?

本文認為滿洲之號應與地名蔓遮無關,而係努爾哈赤的美號「滿住」,該號淵源自文殊菩薩;入關前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所謂滿洲其實是以建州女真的族群與地理空間為核心,現今廣為人知的白山黑水為滿洲故土的概念,實乃入關後透過軍事屯墾、文本撰寫、祭祀活動逐漸製造的意象。滿洲始為首領美號,繼為國名,再繼為統治族群的族名,最終成為含括中國東北大地的地名。


3.入關前後八旗漢軍的身分與旗制

王婷
作為八旗制度組成部分的漢軍旗,創始於太宗天聰朝,至崇德朝而完備,而隨著八旗漢軍的出現,部分的漢人逐步被納入其中,最後在清代被稱作或識別為漢軍旗人ujen cooxai γôsai niyalma
  
過去對於入關前的漢軍研究,多集中在漢軍旗制的編設,至於入關後則多強調漢軍旗人所具有的滿、漢身分特性。然而,這些研究對於整個明清易代之際,漢軍旗制的變化與漢軍旗人身分轉換等問題皆較少涉及。因此,本文試圖聚焦於太宗至順治朝漢軍旗制的編制情形,探討在這過程當中,漢軍旗人的身分是如何形成,並逐漸與多數的漢人產生區隔,而成為八旗國體的一份子。


                                                                        


2015年8月23日 星期日

滿蒙合璧三字經注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第68冊)滿蒙合璧三字經注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年: 2015-3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頁數: 668
定價: 600.00元
ISBN: 9787549563333


內容簡介

《滿蒙合璧三字經注解》,二卷四冊,道光十二年(1832)刻本,宋王應麟初撰,清王相注解,陶格滿譯,富俊蒙譯。



《三字經》相傳由宋人王應麟初撰,而後幾經增補刪改,是一部古代普遍流行的蒙學讀物之一。清康熙五年(1666),王相對《三字經》加注,滿洲教習陶格將其譯成滿文,雍正二年(1724)刊行《滿漢合璧三字經注解》。道光年間富俊等人在陶格本上增譯蒙文,道光十二(1832)年刊行滿、蒙、漢三體合璧本《滿蒙合璧三字經注解》,由北京三槐堂和五雲堂刊行。





2015年8月22日 星期六

蒙譯《聖經》篇章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

(第37、38冊)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副標題: 基督教《聖經》篇章譯本
出版年: 2015-3
頁數: 1260
定價: 1000.00元
ISBN: 9787549563777


內容簡介
基督教《聖經》篇章的蒙譯本,共十三種、十三冊,一種刻本,其餘為鉛印本。卷末附一簡短的跋,說明1872年即同治十一年譯于京師慈善藥房(字面直譯),然而譯者並未留下姓名。其餘各本在封面內側都用英文標注“BRITISH & amp; FOREIGN BIBLE SOCIETY”(英國海外聖經公會)和“SHANGHAI”(上海)字樣,可知這些譯本都由該會主持在上海印行,但其譯者仍然不知何人。


《馬太福音書》、《馬可福音書》、《路加福音書》、《約翰福音書》、《使徒行傳書》五書的上海印本封面內側書名下面用英語標注,或注“in Classical Mongolian”(古典蒙文)字樣,或注“Revised”(修訂)字樣。注為“古典蒙文”的本子出版得早,應該是初譯本;注為“修訂”的本子出版得晚,應該是修訂本。《路加福音書》、《約翰福音書》、《使徒行傳書》三書各有兩種,均係初譯本和修訂本同存。



根據現存資料考證,《聖經》蒙譯本早在19世紀即於俄屬卡爾梅克和布里亞特地區出現,而且跟英國教會人士的傳教活動有關。從英文標注看,上海印本也與英國海外聖經公會有關。二者是否存在內在聯繫,全賴有志者之深入研究。過去研究基督教在蒙古的傳播,主要關注聖母聖心會在鄂爾多斯地區的傳教活動,不太注重《聖經》的蒙譯問題。《聖經》蒙譯本的存在,反映了基督教在蒙古傳播的特殊一面。學界可以借此深入研究基督教傳蒙歷史以及相關經書翻譯問題。 


2015年8月21日 星期五

蒙文晰義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
(第56冊)


蒙文晰義

Mongγo hergen-i jurγan-be faqsalaxa bithe

Mongγol üsüg-ün jirüm-i salγaγsan bičig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15-3
定價: 500.00元
ISBN: 9787549563302


《蒙文晰義》,四卷四冊,內含《蒙文晰義》二卷二冊,《蒙文法程》一卷一冊,《便覽正訛》、《便覽補遺》合為一冊。景輝初編,賽尚阿增補,道光二十八年(1848)刊行。



《蒙文晰義》是一部套書,其中《蒙文晰義》是滿、漢、蒙三體合璧音序詞典,《蒙文法程》為滿蒙合璧詞典,《便覽正訛》是對《三合便覽》的訂正,《便覽補遺》是《三合便覽》的增補。《蒙文晰義》是繼《三合便覽》、《蒙古托忒彙集》之後的清代第三部蒙文音序詞典。








2015年8月20日 星期四

四體合璧文鑒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資料匯刊
四體合璧文鑒


Duiin qacin-i hergen qamcixa buleku bithe
Dörben ǰüyil-ün üsüg qabsuruγsan toli bičig
Skad-bźi śan-sbyar-baʼi me-loṅ-gi yi-ge
四體合璧文鑑


出 版 社: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5 






《四體合璧文鑒》,三十二卷,清佚名纂,存乾隆年嵩祝寺天清番經局刻本,共八冊。

《御製四體文鑒》滿、蒙、藏、漢合璧標音,以《御製增訂清文鑒》為藍本。正文首列滿文詞語,右側列蒙文譯詞,再次列藏文譯詞,藏文譯詞左下角列漢文譯詞,漢文譯詞右側標注滿文切音字。全書主要收以名詞、動詞、形容詞為主的綜合性詞語,共36部,292類,約收18012詞條。其類名及詞語編排順序與《御製增訂清文鑒》相同,但辭彙量不及《御製增訂清文鑒》,有注音,無注解,為查找之便,書後附滿蒙文“總綱”二冊。





《御製四體文鑒》所收辭彙量豐富,是研究滿、蒙、漢、藏等各民族語言文化最早、最全面的資料之一。因清代民族語文辭書中附有藏文的多語合璧辭典很少,只有《御製四體清文鑒》、《唐古特文鑒》、《欽定西域同文志》、《御製五體清文鑒》、《五譯合璧集要》等幾種,《御製四體文鑒》為滿、蒙、漢、藏文互譯及清代藏語研究提供了較全面的資料。此外,《御製四體文鑒》所標滿文切音字對研究清代滿漢語語音學也有很高的價值。






2015年8月18日 星期二

蒙漢滿三合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

(第63-66冊)


蒙漢滿三合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15-3
定價: 2500.00元
ISBN: 9787549563319


內容簡介
《蒙漢滿三合》,十二冊,蒙、漢、滿三體合璧,固什喇嘛李鈜以賽尚阿《蒙文匯書》為基礎編寫而成,光緒十七年(1891)刊行,書名《蒙文總匯》。1913年北京正蒙印書局用石板重印,書名《蒙漢滿三合》。








2015年8月17日 星期一

蒙漢合璧聖諭廣訓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
(第44册)

蒙漢合璧聖諭廣訓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15-3
頁數: 492
定價: 500.00
ISBN: 9787549535552

內容簡介

《蒙漢合璧聖諭廣訓》,四卷四冊,蒙漢合璧附注,薩穆丕勒諾爾布作注,1935-1937年之間察哈爾蒙古圖書編譯館印。康熙九年(1670),皇帝頒佈上諭十六條,每條七字,以訓諭世人遵紀守法,講究德行。雍正二年(1724),雍正皇帝作文一篇,對《聖諭十六條》加以推衍解釋,名曰《聖諭廣訓》。

《聖諭廣訓》是對康熙聖諭十六條的闡釋,按照聖諭十六條的順序,作文十六篇,前加雍正御序,共有一萬字左右。《聖諭十六條》及其《廣訓》成為清朝的治國綱領,具有國家指導思想的地位,因此清朝極力推廣此書,各地推行宣講朗讀,甚至各級考試要默寫《廣訓》。








三合吏治輯要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匯刊
(第44册)

三合吏治輯要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年: 2015-3
定價: 500.00
ISBN: 9787549535552





內容簡介

《三合吏治輯要》,一冊,滿、蒙、漢三體合璧 ,咸豐七年刻本。

《吏治輯要》,高鶚撰,是一部講論治理官場的書。通瑞將《吏治輯要》譯成滿文,為滿漢合璧本,道光二年(1822)刊行。孟保將通瑞本譯成蒙文,咸豐七年(1857)刊行。


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初學指南 新譯蒙漢千字文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彙刊
(第67冊)

初學指南    新譯蒙漢千字文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15/03/01
ISBN13:9787549563326
人民幣定價:500元




《初學指南》,二卷二冊,蒙漢合璧,乾隆甲寅(1894)紹衣堂刻本。該本無序跋,《北京地區滿文圖書總目》著録北京故宮博物院藏品,稱該書為富俊所編。

《初學指南》是一部針對內地蒙古人學習蒙古口語的口語教材,全書以兩個人對話的形式記録蒙古語日常對話。它的顯著特點是,為了如實反映蒙古口語的發音,作者乾脆拋開蒙文,全用滿文字母拼寫蒙古口語,這對研究清代蒙古語音提供了寶貴的語言資料。




《新譯蒙漢千字文》,一冊,石印,蒙漢合璧,用滿文標注漢字音,光緒丁未(1907)北京振北石印館印行。





















2015年8月11日 星期二

北京喀喇沁王府塔清阿蒙古源流鈔本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彙刊 (第45冊)

蒙古源流 

Qad-un ündüsün-ü Erdeni-yin tobči
Хаадын үндэсний Эрдэнийн товч
ᠬᠠ ᠤᠨ ᠦᠨᠳᠦᠰᠦᠨ ᠦ ᠡᠷᠳᠡᠨᠢ  ᠶᠢᠨ ᠲᠣᠪᠴᠢ 



畢奧南,烏蘭巴根主編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15/03/01
ISBN13:9787549535569
人民幣定價:500元


《蒙古源流》Mongγol uqsuγtan-u iǰaγur-un bičig,一冊,抄本,塔清阿抄。

《蒙古源流》是蒙古鄂爾多斯薩岡徹辰洪太吉於1662年纂修的一部蒙文史書。乾隆三十一年(1766)定邊左副將軍蒙古喀爾喀賽音諾顏部和碩親王成袞紮布遵旨呈進一部蒙文《蒙古源流》。乾隆皇帝敕抄一部,並翻為滿文,再由滿文譯成漢文,三種文本悉由武英殿刊行。武英殿刊本及其派生各本,學界一般稱作殿本系統。

另外,留在蒙古地區的祖本及其它本子也派生了不少抄本。隨著《蒙古源流》在世界範圍內的廣泛流傳,後世產生了眾多抄本和印本。殿本的一個抄本流傳到俄國,施密特將其影印,其後施密特本傳回中國,又派生了幾種抄本及抄本的印本。1934年塔清阿在北京喀喇沁王府的重抄本即來自施密特本。塔清阿本經過一番輾轉,最後成為哈佛燕京圖書館藏品,該本至今沒有公開出版。




哈佛本雖然是一部晚期派生本,但由於是《蒙古源流》流傳的一個特定環節,能夠反映當時蒙古人的歷史認知、史學活動,也反映《蒙古源流》在傳抄過程中的文本流變,因此具有一定的歷史意義和學術價值。

《蒙古源流》歷來受到國際蒙古學界的關注和研究,以各種形式刊佈了不同的《蒙古源流》版本,然而限於客觀條件,各種版本尚未全部出版。此次出版塔清阿本或可稍為彌補這一缺失。



刊行本
───────────────────
 · Schmidt,Isaac Jacob, trans., Geschichte der Ost-Monglen und ihres Fürstenhauses, verfasst von Ssanang Ssetsen Chungtaidschi der Ordus. St. Petersburg-Leipzig,1829.

· Haenisch, Erich,edit., Eine Urga-Handschift des mongolischen Geschichtswerks von Secen sagang (alias Sanang Secen). Deutsche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zu Berlin,Institut für Orientforschung, Veröffentlichung Nr.25. Akademie-Verlag, Berlin, 1955.

· Mostaert, The Reverend Antoine, edit., Erdeni-yin Tobči, Mongolian Chronicle by Saγang Sečen, Part II, Manuscrit A; Part III, Manuscrit B; Part IV, Manuscrit C. Harvard Yenching Institute, Scripta Mongolica II.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1956.

· Haenisch Erich, edit., Der Kienkung-Druck des mongolischen Geschichtswerkes Erdeni yin Tobci von Sagang Secen. Akademie der Wissenschaften und der Literatur, Veröffentlichungen der Orientalischen Kommission, Band XIII. Franz Steiner Verlag Gmbh, Wiesbaden, 1959.(武英殿版本)

· Sγang Sečen, Erdedni-yin tobči. Monumenta Historica Instituti historiae comiteti scientiarum reipublicae populi mongoli, Tomus I, Fasc.1, Ulaγan baγatur, 1961.

· Qad-un ündüsün-ü erdeni-yin tobči, Sanang Sečen jokiyaba. Öbör Mongγol-un Sin Quva nom-un delgegür, Kökeqota, 1962.

· Haenisch, Erich, edit., Qad-un ündüsün-ü erdeni-yin tobčiya. Asiatische Forschungen, Band 14, Otto Harrassowitz, Wiesbaden, 1966.(武英殿寫本)

· Sγang Sečen, Erdedni-yin tobči. Öbör Mongγol-un Sinquva nom-un delgegür, Kökeqota, 1980.

· Kökeöndör, edit., Erdedni-yin tobčiy-a, Sγang Sečen jokiyaba. Mongγol tulγur bičig-ün čubural, Sinquva nom-un delgegür, 1987.

· Sγang Secen, Erdedni-yin Tobci ('Precious Summary'). A Mongolian Chronicle of 1662.The Urga text transcribed and edited by M. Gō, I.de Rachewiltz, J. R. Krueger and B. Ulaan. Faculty of Asian Studies, The 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 Canberra, 1990.

· 烏蘭,《蒙古源流》研究,遼寧民族出版社,2000年。

·岡田英弘訳注,《蒙古源流》,刀水書房,2004年。




(國立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編寫)

2015年8月9日 星期日

滿漢藏蒙四體金剛經



美國哈佛大學哈佛燕京圖書館藏蒙文文獻彙刊(第1冊)

欽定金剛經

兼論穆麟德轉寫法的缺失



哈佛大學藏本



作者:畢奧南;烏蘭巴根
出版社: 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
出版日:2015/03/01
SBN13:9787549535521
人民幣定價:700元

《欽定金剛經》Enduringge wacir-i lasxalara sure-i cargi dalin-de aqônaxa gebungge amba kulge-i nomun 是一部重要的佛教典籍,隨著佛教的傳播,被譯成漢、藏、蒙、滿等多種語言。

乾隆皇帝取覽章嘉國師所藏西藏舊本,發現漢藏二本偶有不合,因此親自「詳加釐正,句商字榷」,然後付入「為國書,為漢文,為蒙古文,為番字」刊行。

該經卷首附御製序,正文每頁四行,上行藏文,次行滿文,再次蒙文,下行漢字,是一藏滿蒙漢四體合璧刻本。全書文字精煉,字體工整,且經藏、漢、蒙三種譯本的對勘,「必一文一義必精當允愜而後即安」,具有較高的學術價值。

穆麟德的拼寫法是100 多年前的舊物, 轉寫滿文梵字有明顯不足之處。圖中鸠摩羅什的名字,用穆麟德的拼寫法作Gu-ma-ra-ŠIRI,還是ŠIRII? 答案見下面的延伸閱讀:

1. 論穆麟德滿文雙元音〈 ii〉 的拼寫法
2. 再論穆麟德雙元音〈 ii〉 的拼寫法:腳韻的ii vs i


(國立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編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