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4月21日星期一

滿洲的「花果飄零」:溥儀的侄女愛新覺羅文嘉


The Manchu Diaspora: Aiisin Gioro Wengiya






愛新覺羅毓峖Ioian,字文嘉,1943年出生。清代道光皇帝第五子和碩惇親王奕誴的嫡曾孫女,溥儀的侄女。祖父載瀛,遭慈禧冷落,五王爺府絕少從慈禧那兒得過好處,載瀛遂將注意力集中於繪畫上。父親溥佺(後改名溥松窗)23歲任教于輔仁大學(現北京師範大學)美術系。1949年後,一家八口被趕出王爺府,開始變賣家產過活。

文嘉的丈夫是漢族,家裏兩個孩子,大女兒隨父姓,小女兒隨母姓,目的是讓愛新覺羅氏族有個傳承。「滿語是不會了,只保留了阿瑪(父親)和奶(口語母親)的稱呼。」文嘉說話時用的是北京話,但卻夾帶著一點南方口音。

地產霸權是新皇帝
1992年,文嘉全家移居香港,現已在香港安家二十年。「移民香港,主要是丈夫覺得香港機會多,對孩子發展也好。」初時,一家四口租了一個唐九樓(指沒有電梯、樓齡高的房子),淘了一堆二手傢俱電器,就算安頓下來了。由於語言不通,當時買東西都是用指的。」

2004年, 文嘉把自己後來購買的單位以底價賣出。 那時正是SARS之後,房價跌至谷底。不過,香港房價近年持續飆升, 日前已打破1997年的歷史新高,普通中型二手住房價格已升至每平方尺港幣65008500元。計算下來, 一間19的二手房約新臺幣2261萬元。

文嘉現在香港島租住一個近50平方公尺(約15)的小單位,月租港幣1.3萬元(約新臺幣48000元),佔她月收入大半。10平米的客廳裏最顯眼的是一張兩米見方的書枱,旁邊擺著一個插滿顏料毛筆的小櫃。

目前,文嘉在一家藝術品公司做特約畫家。「所有孩子都學畫,算是家裏的傳統。這幾年我和小女兒都是合作作畫。她畫那些細緻的部分,我老了眼力不好,就畫些粗略的。」

外孫女長得像溥儀
在香港身份證上,文嘉仍然用她的滿名「愛新覺羅·文嘉」。被問到愛新覺羅姓氏在香港有沒有特殊的待遇時,想了想說:「可能看到我們的名字特別長,要多看兩眼。」她說,名字長是自己從小的「煩惱」,「遇上需要簽名的時候,別人早簽好了,我連姓都才寫一半。」改革開放後,國外的收藏家來找家族字畫,文嘉的姓氏倒是起到了一些作用。


正說著話,電視裏傳來一聲「格格吉祥」。恒錦笑說:「我女兒看電視的時候會問,你們那時候是這樣的嗎?」恒錦10歲的女兒戴起圓框眼鏡,常被人說像照片裏的末代皇帝溥儀。小姑娘聽說少數民族高考能加分,很是羡慕。恒錦說她女兒也想姓愛新覺羅,但她爸並不同意。恒錦的丈夫是土生土長的香港人,對愛新覺羅的過往毫不在意,只把他們當畫畫兒的。對於家裏加入個香港小夥,文嘉說:「女婿不錯,他還愛跟我說普通話,其實我還願意他跟我說廣東話呢,那孩子的普通話比較普通……」

一個是故鄉,一個是家
文嘉說:「過了20年的港式生活,走路都比在北京快。但最明顯的改變是畫。我們原來學的宮廷畫,文人氣重。面對客戶就不一樣了。文人畫鳥,從來只有一隻,客戶不喜歡,從此畫鳥要成雙成對。魚要九條,牡丹要八朵,特別是廣東人,對數字認真,要個好彩頭。
  
文嘉的兩個女兒現在都住在附近,文嘉每天早晨和大女兒一起送外孫上學,下午見見小女兒和外孫女。週末家庭聚餐,有空便去「飲茶」。

愛新覺羅·文嘉和愛新覺羅·恒錦


文嘉說,北京是她的故鄉,有很多童年的回憶。想念親友,就隨時回去看看。而香港,就是她的家。文嘉和女兒相視而笑曰:「我們在這裏生活了二十年,早已融入了香港的生活。」 關於未來,文嘉和恒錦說:「希望能為家族藝術出一分力,儘量保持這傳統」,「祖上搞政治的太多了,我們沒興趣,只想潛心作畫。」



(中正大學滿州研究班甘德星輯錄)

2014年4月11日星期五

滿文《百二老人語錄》目錄: 第一卷


  
滿文《百二老人語錄》.聖道佛教論書影

滿文《百二老人語錄》一書,由蒙古正藍旗松筠所撰,收錄老人所述舊事120則。全書共八卷,卷首之目錄按故事性質分類,分別標示為「外官事六條」等等,但並無120則故事的細目。

該書目前唯一正式出版的版本為芝加哥本。由於該本並無製作目錄,讀者無法得知個別故事的實在頁數。今據故事性質,重編目錄,並標示其頁數如下:

kulun-i ujui debtelin. 乾部卷之一
    gurun neiihe baiita emu meyen.  國事一條(頁15)
    mungγan-i ba emu meyen.  陵寢地方一條(頁26)
    dergi hese juwe meyen.  上諭兩條
            〈世宗憲皇帝上諭〉(頁31)
             〈今上上諭〉(頁37)
    enduringge niyalmai doro. fucihi-i tacihiyan-be 
    leolehe emu meyen         聖道佛教論一條(頁42)
    dorolon-de ginggulere baiita emu meyen.  敬禮事一條(頁59)
    erun-be olxošoro baiita emu meyen.  慎刑事一條(頁63)
    γôsai xafasai baiita jaqôn meyen.  旗員事八條
             〈盛京將軍〉(頁68)
              〈吉林將軍〉(頁73)
              〈黑龍江將軍〉(頁77)
              〈盛京戶部侍郎〉(頁94)
              〈某旗都統副都統〉(頁98)
              〈某旗印務參領禁搖會〉(頁107)
              〈某旗印務參領的改善旗務擘劃〉(頁115)
              〈某旗參領處理山東商賈〉(頁123)

關於《百二老人語錄》,可參看本站之其他短論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蔡名哲)

2014年4月4日星期五

《顛覆世界史的蒙古》





杉山正明 :顛覆世界史的蒙古》, 八旗文化, 2014

內容簡介
13-14世紀的蒙古時代,顛覆了世界史,而《顛覆世界史的蒙古》,則無情地顛覆了我們的歷史常識。
  ◎世界史圖像以十九世紀的歐洲為核心,其根基是善惡的對立,進步和落後的分野。然而遊牧民與其國家所創造出來的歷史,堪稱是「另一個世界史」。十三、十四世紀的蒙古世界帝國,便處於這「另一個世界史」的頂點。
  ◎歐洲史觀認為:世界是在西方地理大發現後才一體化的。錯了!事實是,十三世紀末,人類史上首次圍繞著歐亞陸海循環的交通網絡,是蒙古人在和平狀態下形成並掌控。若無「蒙古時代」,便不會出現西方人的「地理大發現」。
  ◎蒙古人掌握的帝國大體上都是寬鬆的,而帝國變得接近嗜血、鎮壓、歧視、戰爭,乃是西歐殖民海外之後的現象。特別是19世紀到20世紀之間的各種帝國,幾乎都取法歐洲。
  ◎遊牧民推動的世界史,大家耳熟能詳的是匈人西遷,壓迫日耳曼各族並導致羅馬崩解,比較少知道的是,遊牧帝國貴霜王朝連接起中亞和印度次大陸,在佛像的誕生和佛法的北傳、東漸中具有關鍵地位。
  ◎蒙古對伊斯蘭很不友善嗎?錯!在蒙古帝國的擴展中,穆斯林扮演的角色極其重要。調查、外交、勸降、謀略活動中,必有穆斯林參與,特別是徵稅和財務,幾乎全部委任穆斯林官員。其結果是:蒙古與穆斯林以軍事和通商的結合為主軸,形成了共生共存關係。這種完美折中調和,比今日的世界帝國美國與伊斯蘭打交道的方式智慧得多。
  ◎「資本主義」、以「銀本位制」為背景的紙幣政策,這些早於近代的經濟樣貌,是在蒙古主導下出現的!蒙古帝國治下,還創造出形式統一的施令公文系統,以及負責翻譯不同語言的機構,這是非常具有「近代」性質的事情。
  ◎蒙古殺伐無數?又錯了!蒙古軍整體而言乃是一直不戰的軍隊,重視情報戰和組織戰。目的不是使他人降伏,而是使之「成為夥伴」(蒙古術語:成為伊兒il)。只要成為夥伴,就沒有敵我之分。蒙古之所以令人驚駭的擴展,可以說是這個彈性自如的、豁達的國家觀使然。

再從蒙古等遊牧民國家的角度看中國史,結論也令人大跌眼鏡。
  ◎關於漢朝和匈奴,事實上,匈奴讓漢王朝屈服,將之作為事實上的「屬國」將近七十年。而漢武帝的北征,其實是為了推翻自己的「臣屬」狀態。漢匈戰爭由漢主動發起,長達七十年,結果在漢武帝殴後,由漢一方提出和平要求,才結束戰爭。我們一般持中國本位觀,將漢朝視為善良的被害者,而匈奴是邪惡的加害者,這種解釋實在是不可思議。
  ◎被歸類為中華王朝典型的隋唐,無論王室還是國家,其實都和之前的北魏、東魏、西魏、北齊、北周等鮮卑拓跋部一脈相連。坦白說,與其視為中國式的朝代國家,不如以拓跋國家之名來涵蓋北魏到唐的五百年,才更符合歷史事實。
  ◎契丹帝國和北宋王朝兩國皇帝簽署的和平條約——澶淵之盟,使得契丹成為北宋的保護國,雙方和平共存長達約百年。這否定了所謂「中華帝國只有一個」的刻板看法。而從近現代的眼光看,澶淵之盟也推翻了前近代亞洲不存在國界和條約關係的謬論。
  ◎就中華地區而言,形成統合的力量幾乎都來自外部:蒙古人的大元汗國,實現了南北的再統合,而之前統合中華地區的,是隋唐這兩個鮮卑系遊牧國家。中間的幾百年,則是遼、五代、北宋、金、南宋、西夏等分裂、多級、縮小版的「中國」。
  ◎忽必烈政權擁有史上前所未有的大型艦隊,實行以穆斯林商人為主軸的國際通商和自由經濟政策。十三世紀末,從中國東海經印度洋到中東的海上絲綢之路,是掌握於蒙古人之手,這一點在過去都被抹殺。也因為此,才有明初的穆斯林鄭和下西洋。
  ◎青花瓷的鈷藍染料是伊朗特有,但瓷器則是中華特產,串聯起這兩種技術的,是同時控制了中華和伊朗的世界帝國蒙古。深藍和白是蒙古的品味,青花瓷因此歐亞普及,調和成所謂的「時代的品味」。
  ◎從秦到清的歷代王朝,通常被理解為是以中國為名的持續二千年以上的整體國家。其實若以各個政權為單位檢視,就會發現這些王朝的規模、結構、內容、形態,彼此差異頗大。有的是北亞型、有的是中亞型、甚至還有包含北亞和中亞的巨大帝國蒙古,而不只局限在中華地區。


種種向歷史常識挑戰的結論,在《顛覆世界史的蒙古》一書中比比皆是。作者杉山正明指出,蒙古是理解世界史的重要元素。一則因蒙古時代本身乃是世界史上游牧文明的頂點;二則蒙古時代是世界史的分水嶺,它開啟了通往近代史的門扉;三則蒙古時代在「世界史」上的意義彌補了現有世界史圖像的不足和結構性缺陷。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目錄
文庫版前言

序章  吾人身在何處? 關注歷史之眼
1 全球化時代與九.一 一
    
人類史上的首發事態/  整合與多元的同步進展/  蒙古「帝國」和美國「帝國」
    
九一一的意義復甦的歐亞地緣政治學
2 歷史研究的大改革開始了
   
關注事實特殊時代「二世紀」歐美型世界史圖像的瓦解
   
一切從現在開始
        
第一章 歐亞史的再思考
1 十九世紀的負面遺產=「世界史」科目
    
創造「歷史反派」的西歐史觀速成的教學科目「世界史」
    
日本的西洋史與東洋史探索全球化時代真實的世界史圖像
    
改變中的誤解與偏見
2 遊牧文明 另一個世界史
    
陸上最後的遊牧國家阿富汗支爾格源自蒙古時代/
    
遊牧國家乃多民族國家遊牧民推動的世界史
    
遊牧民歷史不只在遊牧地區前近代亞洲也存在的「條約」、「主權國家」
    
蒙古時代精神籠罩世界
3 蒙古對伊斯蘭作了些什麼?
    
比較美國與蒙古的戰爭蒙古破壞了什麼?引發恐怖的戰略
    
旭烈兀的無血開城「信徒之長」哈里發的消失旭烈兀汗國帶來了什麼?
    
支撐蒙古帝國的穆斯林官員蒙古造成伊斯蘭「世界化」 成熟點!美國!
 
4「東亞」是近代產物
 
   不解的東亞歷史上所見的東亞/ 「西方衝擊」形塑的樣貌/曖昧不清的「亞洲」概 念
   
「冊封體制」的幻想
 
5 馬可波羅真有其人?
    
超級名人馬可波羅交織的疑點超越時空的馬可波羅熱/
   
「馬可波羅」告訴我們的事聚焦帝王忽必烈移動的宮廷、政府、軍隊
    
偉大的帝王及纂位者忽必烈關於「日本」

第二章  文物與文學照亮大蒙古
  元代中國並非「文化蒙昧時代」
   關注元代的眼光正在改變蒙古帝國與大元汗國──歐亞大交流的時代
   
圍繞著元代中國的兩種角度「混一」的中華與世界圖畫所述說的東西交流
   
時代的品味
2  
與青花的邂逅
    
在托卡比皇宮博物館實物的衝擊連結伊朗與中國的蒙古
 
《元朝秘史》的世界──牧民的心靈歷史
    
歷史與文學之間?/  「蒼狼」的形象圍繞著《元朝秘史》的謎團蒙古人的心靈羈 絆

第三章 超越時空的成吉思汗
「成吉思汗」蘊含的王權形象
  成吉思汗家族持續至十七世紀的權威
   
世界帝國「蒙古」的「印記」不稱「汗」的帖木兒朝
   
俄羅斯王室與蒙古的「血脈」提攜大元帝國的「後繼者」大清帝國
  神聖形象如何形成?
   被謎團包覆的前半生蒙古時代史籍中的成吉思汗映照在蒙古人心中的世界  
   
民族英雄」是否復甦?

第四章 人類史上的「帝國」
   美國是「帝國」嗎?
   分類「帝國」
    
本章的立場與目標源自日本的譯語「帝國」意指「皇帝」的辭彙
    
依「帝國」規模為別的分類/ 連貫「帝國」的要點
    
時序性的展開與不同地域的樣貌「地上唯一的帝國」確實存在嗎?
   近代前帝國和近現代帝國的差異
    各「帝國」是否存在差異?觀看人類史的視線

第五章 歐亞中的日本史
   從大陸來看蒙古來襲
    
唯一一場由敵方發動的防衛戰爭/  雙重禁忌蒙古來襲乃今後研究課題
    
不可思議的「元寇」/ 「元寇」與「倭寇」籠罩歐亞的蒙古暴風
    
從草原到陸與海的巨大帝國不戰的軍隊來襲軍隊為多人種混合部隊
   鎌倉日本沒有外交
    大河劇「北条時宗」的時代考證史實本身的疑點
    
關於國書──日本史家的深信不疑當真是脅迫嗎?
    
趙良弼攜來近乎最後通牒的國書/   世界與日本,以及外交
   大陸文化與足利學校的源流──足利學校演講紀錄
    
足利、曲阜與蒙古尊重儒學的蒙古政權孔廟、廟學、書院三合一
    
由拓本研究來看足利學校源流

第六章 尋找看不見的歷史
   探訪東西的文獻與風光
 從中國山野到北京/  與伊斯坦堡版《史集》相遇以博斯普魯斯海峽分界的不合理
   地球環境學、古典學、歷史學
    
各自的情況古典作品告訴我們的事文理融合的綠洲計畫
   歷史與古典的邀約
    
所謂的「文學院」男人的「濫買」與「浪漫」數位時代的長處與短處
    
各種導讀手冊始於松平千秋的譯著《希羅多德》

單行本後記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作者簡介
杉山正明

1952年生於靜岡縣,1974年京都大學文學部史學科畢業,1979年取得京都大學東洋史學博士資格。之後任京都女子大學專任講師、副教授。1992年轉任京都大學文學部史學科副教授,自1995年擔任京都大學大學院文學研究科教授迄今。他亦受聘為北京大學歷史系客座教授。學術研究之外,曾參與1992年播出的NHK「大蒙古帝國」系列節目監製,並著有歷史專書十餘冊。

代表作及得獎紀錄
  ◎1995年,以《忽必烈的挑戰――邁向蒙古海上帝國之路》榮獲三得利(SUNTORY)學藝賞。
  ◎2003年,以歷年研究成果及著作,榮獲第六屆司馬遼太郎賞。
  ◎2006年,獲頒國家榮譽――紫綬褒章。
  ◎2007年,因《蒙古帝國與元朝》等書,獲得日本學士院賞。 
   

2014年3月26日星期三

清文篆字: 俄藏鍾馗圖朱字官印印文


去歲(2013)承中文系楊玉君教授賜示清末俄國館藏鍾馗圖上之靈寶縣朱字官印印文。鍾馗圖之所以蓋上靈寶縣的官印是因為傳說鍾馗是靈寶人,圖上如果蓋有官印,價錢可以相應提高。




但印文漫漶,不好辯認。漢文部分,尚算清晰,看得出是「靈寶縣印」四字。左邊印文,比較模糊,但依清制,應是滿文無疑。清代滿文官印共五種,[1]boobai寶、doronqadalan關防temgetu圖記γolmin temgetu條記(鈐記)。[2]

鍾馗圖印文屬doron類,朱字印文為Ling Boo Hiyan-i doron五字。滿文doron篆字的寫法有好幾種,印章內的寫法是其中較常見的一種。












有關滿文篆字的相關著作並作不多見。清人《清篆舉隅》Manju fuqjingγa hergen-i xošo-be jondoro bithe1874)一書足資參考[3]臺北故宮有此書。黑龍江大學滿語研究所黃錫惠,滿文小篆研究>()、(下),《滿語研究》,1998年第2(總第27)—1999年第1(總第28),以義大利學者斯達理Giovanni Stary, Vom Alphabet zur Kunst : illustrierte Geschichte der mandschurischen Schrift 中若幹章節,對滿文篆字亦有所觸及。有關滿文官印,可參看莊吉發,清國時代官署印影集,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2010


doron

qadalan

由於滿文篆字和蒙文篆字相差不大,蒙古學者Čolmon朝洛蒙所著Mongγol tamaγ-a sayilumal 蒙文篆刻(Őbőr Mongγol-un sorγan kümüǰil-ün keblel-ün qoriy-a, 1996), pp.67-77,將蒙文篆字逐一按字頭、字中、字尾列表說明對解讀滿文篆字,頗具參考價值。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1]《清會典‧禮部九‧鑄印局》:「凡印之別有五:一曰寶,二曰印,三曰關防,四曰圖記,五曰條記。」
[2]漢滿大辭典》,「印」,頁1275。《清代文書檔案圖鑑》,頁289, 311
[3]《清代文書檔案圖鑑》,頁189,241,291,254,276,307,308,359。參看Giovanni Stary, Vom Alphabet zur Kunst :illustrierte Geschichte der mandschurischen Schrift (Wiesbaden: Harrassowitz, 2006), p.190-91所收錄之《清篆舉隅》(1874doron, qadalan篆字書影。




2014年3月16日星期日

Saiin 清代讀音作[sain]




朝鮮的《清語老乞大》滿文Saiin讀作샌




有關滿文saiin一字的讀法,錫伯人多讀作二音節,即sa-yin。不過,清代讀音則作[sain]

滿文saiin一字乃借自蒙文的sayin,二者發音相合,或謂此即漢文之「善」字。

域外資料如朝鮮的清語老乞大,saiin亦作 [샌] (역주청어노걸대신석,2012,1:2b/100,行2)。

《御製增訂清文鑑》頁83-407之作[薩阿─]清文啟蒙1:36a, Manju tulergi xolboxo hergen  之作[薩衣皆可為証。



(中正大學滿文班甘德星)

2014年2月19日星期三

穆麟德拼寫法的DZ:從日本經台灣到美國 的「舛誤旅行」


羅杰瑞的滿英辭典

穆麟德拼寫法的字母dz(z)與音節dzi(zi’)



羅杰瑞的滿英字典,依穆麟德的方法拼寫,將滿文音節 zi’(dzi) 轉寫為dz,如 dz () dz ming jung (自鳴鐘)p.87)。

西方學人,如美國哈佛大學的歐立德Mark Elliott、夏威夷大學的陸西Gertraude Roth-Li(A Textbook for Reading Documents, p.26)亦師從其說。

東方學者如日本的神田信夫、岡田英弘、松村潤、細谷良夫(《鑲紅旗檔乾隆朝》,東洋文庫,1983,頁38: taidz;《米國議會圖書館所藏滿洲語文獻目錄》,19994A13:Meng dz,韓國學者如《譯註淸語老乞大新釋》역주청어노걸대신석(2012)的學者(1:3a/101: mengdz)大陸東北師範大學的劉厚生、台灣故宮博物院的莊吉發等亦寫作dz

不過另 一些日本學者,如天理大學的河內良弘(《滿洲語文典》)及大陸學者如中央民族大學季永海等(《滿語語法》)則將之轉寫為dzi.

其實,dz只是表示塞擦affricate的輔音字母,並不包括其後的元音。因此,後接元音字母i時,應拼做dzizi’),一如dza 時得拼做dza, dze 時得拼做dze, dzo 時得拼做dzo, dzu 時得拼做dzu一樣。應注意的是,滿文沒有 dzū的音節dzū(zô)

學者將zi’(dzi)錯誤轉寫作dz多少跟穆麟德有關。在他所編寫的文法書中,裡頭「滿文字母轉寫表」所開列的「外字」tulergi hergen[1]有的是字母轉寫,有的則是音節轉寫,其中的tsi(ci”),更是以字母ts轉寫整個連體音節。書中的文法部分,沒有清楚說明這些「外字」的拼寫原則,後附的文章選讀也沒有示例,以致學者多無所適從。 

用dz(z)來拼寫音節zi'應始自日本學者田信夫、岡田英弘、松村潤等人。他們編譯的滿文老檔》在60年代初出版這和台灣滿文研究開山祖廣祿及其學生李學智開始摸索研究《無圈點老檔》同時(1962)。為了翻譯這批剛發現的無圈點滿文老檔廣祿參考了這些日本學人的研究,因而因利乘便,也借用了他們的轉寫法其徒羅杰瑞又師承其說,以致謬說流傳,至於今日。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1] 有關「外字」的意思,《御製增訂清文鑑》云:Taiizung Genggiyen Su Xôwangdi Manju hergen-ci tulgiyen. Niqan hergen-i mudan-de teiisulebume banjibuxa si” c’i j’i-i jergi hergen-be. tulergi hergen-be sembi..Xan-i araxa nonggime toqtobuxa Manju gisun-i buleku bithe, nadaci debtelin, bithei xacin, dehi duiici,收於《欽定四庫全書薈要》卷三千四百六十, 83-254:44b。



2014年2月10日星期一

滿語拾零:《滿洲實錄》中的標點符號


Bulxôri omo-de ebišeme genehe. Fiyangγô sarγan jui 

去布勒瑚里湖沐浴的幼女


 北京本《滿洲實錄》


滿文的標點符號,可加可不加,且用法並不規範, 主要在表示語氣停頓,與現代標點表示語意中斷或完結者不同。這從《滿洲實錄》可得到證明。

《滿洲實錄》的版本甚多,有二體及三體。現先就北京第一檔案館三體本及東北(滿洲國版)三體本作一比較,以說明之。北京本《滿洲實錄》(7卷一云: Mini beye-be fulgiyan tubihe obufi emu enduri-be saqsaxa-i beye ubaliyambufi fulgiyan tubihe-be γamafi. Bulxôri omo-de ebišeme genehe.Fiyangγô sarγan jui etuku-de sindafi jio seme taqôrafi……」。但東北本《滿洲實錄》的記載卻與之略異。在同一段的引文中ubaliyambufi/ fulgiyan 間有標點,但genehe/ fiyangγô間卻沒有標點,同段的obufi應可加標點,不過兩本皆無。

再看作為三體本底本的二體本(遼寧省檔案館,頁017句中的obufi有標點,但ubaliyambufi/ fulgiyan genehe/ fiyangγô間卻沒有標點。

由此可見,滿文標點符號的使用,隨意性極大,而且句子中插入的標點並不表示語意終結,更不妨礙標點前後文意的有機連繫,如genenhe (genembi) 這個nomen perfecti 對其後的名詞fiyangγô起限定作用,兩字間的標點符號非用作區隔,否則句子語意不清,也無法正確翻譯。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1月25日星期六

滿洲身體:《紅樓夢》與滿族文化



海上真真:2013紅樓夢暨明清文學文化國際研討會





20131018,中央大學召開「海上真真:2013紅樓夢暨明清文學文化國際研討會」,為期三天。大陸滿族學者黑龍江大學滿語研究所趙阿平教授及中央民族大學趙志忠教授應邀參加,前者由莊吉發教授擔任與談人,後者則由我負責。

趙志忠教授發表文章的題目是〈紅樓夢與滿族文化〉。眾所周知,《紅樓夢》一書除了傳統中國文學的詩、詞外,更有大量的滿洲文化鑲嵌於其中,因此,如果說《紅樓夢》是滿族文化的百科全書也不為過。從書中可以看到曹雪芹對滿洲「身體」的種種描述。如滿族男性的留辮、放鷹、打圍,二人見面時行打韆禮,以及作為「身體」外延的衣飾如馬褂、箭袖、馬蹄袖waxan等;女性的旗袍、天足、「落草」(即生孩子)(身體實踐),和地位較漢人高。書中的用語很多更是東北方言,如「老了」等等。


趙志強教授(左一)柯慶明教授 (正中)童元方教授(右二) 謝志偉教授(右一)

《紅樓夢》一書之所以有如此多的滿族文化滲透於其中,是因為作者曹雪芹是漢軍旗人。曹家入關前已編旗,隸滿洲正白旗。到曹雪芹這代,和滿族共同生活了100多年,滿洲文化早已完全「身體化」。正因為曹雪芹感情上自覺是滿人,所以才能寫出如此一本頗具滿族特色的書。《紅樓夢》是研究漢人滿化的有用材料。

這次會議見到了很多多年未見的朋友。趙志忠教授是20多年前的舊識,當年他把我從北京帶到依通的情形,至今印象猶新。同場的童元方教授也是20多年未見的老同學,離美後,她成了名作家陳之藩夫人,最近又回到台灣,當了東海文學院院長。另一也是20多年未見的舊識是趙阿平教授,她特別指定會後要到本校看看我們的滿文教學,觀課後她又匆匆趕回北部,由清華大學黃一農院士接待,準備翌日回哈爾濱。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1月16日星期四

Studies in Honor of Jerry Norman


《羅杰瑞先生七秩晉三壽慶論文集》

香港新界沙田香港中文大學中國文化研究所吳多泰中國語文研究中心, 2010




本書收錄了二十四篇文章,作者都是著名語言學家羅杰瑞先生的同行、摯友以及學生,在學術界各有建樹。

書中收入有關阿爾泰語言的文章共四篇,包括:
1. Nicolas E. Poppe  繁佩的遺作 "Buriat soi"
2. James E. Bosson 包森,"Sa skya Pandita's Subhāsitaratnanidhi in Manchu"
3. Stephen A. Wadley 威哲揚,"Are you nuts? Questions on identification  of terms in the tubihe (“fruit”) section of the Manchu Mirror"
4. Litip Tohti 托乎提, "On the similarities of the usage of Manchu se- “to say” and Uyghur da - “to say”"


2014年1月15日星期三

十全乾隆——清高宗的藝術品味特展






時間: 2013年10月8日至2014年1月7日
地點:國立故宮博物院103、105、107、202、208、210、212陳列室
主辦單位: 國立故宮博物院

簡介
乾隆Abqai Wehiyehe,滿文的字義是「天所佑者」,清高宗乾隆皇帝的確是受到上天特別眷顧的天子。他生於康熙五十年(1711),卒於嘉慶四年(1799),幾乎貫穿十八世紀。在位六十年間(1736-1795),文治武功俱臻高峰,是中國歷史上最長壽、最有福、親見七代、享有「五福五代堂」,可謂洪福齊天的皇帝。他一生追求「十全」,自號「十全老人」。嘉慶元年(1796),高齡八十五歲的乾隆皇帝禪位予皇十五子顒琰,在御製文中,宣誓「十全」是成為全方位君主的理想;既彰顯了康乾盛世,也期勉後世子孫繼往開來。


Abqai Wehiyehe


乾隆皇帝天資聰穎,好古敏求,自幼學習滿、漢、藏、蒙多元文化,且得天獨厚坐擁豐富的皇室收藏,培養出深厚的人文素養,影響及於他對藝術愛好,讓他同時成為詩人、作家、收藏家、鑑賞家、創作及園林設計主導者等多重角色,格局恢宏。特展以乾隆皇帝的藝術品味為展覽主軸,藉由他的文物收藏、品評鑑賞、整理編目,以及創製監造,具體而有系統的呈現清高宗的藝術品味。為了能完整詮釋展覽,除了精選本院典藏外,也特別向北京故宮博物院商借四十五件乾隆皇帝收藏及當朝文物共襄盛舉。






展覽分三單元,第一單元「品味養成」,旨在探究皇祖、皇父、帝師對乾隆皇帝的啟迪,以及詞臣、畫師、能工巧匠與豐富典藏的環境對他藝術品味的影響。第二單元「鑑藏製作」,主要呈現乾隆皇帝大規模且有系統的整理清宮典藏,編輯各種圖錄,並對文物進行品評,將宮中典藏文物分為「上等、次等」、「神、妙、能、逸」或「甲、乙、丙」等級別,直接指導當朝製造式樣,影響及於清宮內外藝術風格。第三單元「生活藝術」,主要呈現清高宗長達一甲子主宰天下,他六次南巡,深入江南;十全武功,開疆拓土;西風東漸,萬國來朝;再再地豐富了他人生閱歷,開拓了他的丘壑與視野,轉化為獨特豐富而多元的藝術品味,並實踐於幾暇怡情樂志的生活情趣中。 






乾隆皇帝遍覽宮中典藏,留下鑑賞印記;他經常吟哦歌頌,寫下賞析詩篇;他引經據典,考證校異,修正己見;他博覽古今,兼容異域,引領清宮製作;他情不自禁,進入畫境,悠遊於所嚮往的文人生活;他的博學、他的多元、他的好奇、他的時代、他的喜惡、他的帝王思想,形塑出他以古為貴、仰慕文人、勇於創新、追求奇趣等多元集錦式的藝術品味;他雄視古今、卓爾不群,成就了乾隆時代的藝術風格,迄今仍令世人嚮往。



(臺灣國立故宮博物院)

2014年1月13日星期一

モンゴル覇権下の高麗:帝国秩序と王国の対応






作者 :森平雅彦 著
出版單位 :名古屋:名古屋大學出版會
出版時間 :2013年11月

內容簡介 
序章 高麗・元関係史研究の意義と課題
第1章 駙馬高麗国王の誕生——元における高麗王の地位についての予備的考察
第2章 高麗王位下とその権益——大元ウルスの一分権勢力としての高麗王家
第3章 高麗王家とモンゴル皇族の通婚関係に関する覚書
第4章 元朝ケシク制度と高麗王家——高麗・元関係における禿魯花の意義に関連して
第5章 高麗王とモンゴル官府・官人の往復文書
第6章 大元ウルスと高麗仏教——韓国・松広寺所蔵の元代チベット文法旨をめぐって
第7章 高麗における元の站赤——ルートの比定を中心に
第8章 『賓王録』にみる至元10年の遣元高麗使
第9章 事元期高麗における在来王朝体制の保全問題
終章 元における高麗の機能的位置——“帝国東方辺境の守り手”とし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