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7月22日 星期二

滿文字典內沒有的詞:Dosi aqôi jui「無愛子」


敕建護國延壽寺滿碑記與漢文不對稱翻譯:

入關前藏傳佛教不盛行



滿文本(京都大學藏)所見的Dosi aqôi jui


「滿洲研究班」某生近日讀崇德8年滿文敕建護國延壽寺碑記Enteheme jalafun fucihi soorin-i bei,其中行9之佛號Dosi aqôi jui,碑記相對的漢文碑文並無對譯,字典亦無釋義。

Dosi乃舊清語,新滿文作 doosi,其義即指梵文所謂的貪、欲、愛 kāma; rāga. tṛṣṇā (十二因緣nidānas 之一)。


藏文本(京都大學藏)所見的sred-med-pu



明乎此,則知Dosi aqôi jui 即藏傳佛教中的「無愛子」,異名「遍入天」。同碑的藏文碑記tshe-dpag-med-kyis lha-khang-gi pe’i(行19)作sred-med-bu(參見《藏漢大辭典》,頁2986),蒙文碑記 Nasun čaγlasi ügei süm-e-yin bei (行9)作 qoričal ügei-yin köbegün。滿蒙藏佛號中的 dosi、sred、qoričal皆 「愛欲」之意;aqôi、med、ügei 即「無」也;jui、pu、köbegün同義,即「子」也。


蒙文本(京都大學藏)碑題


藏地佛號,漢人並不熟習,故漢文無對譯,可見入關前藏傳佛教並不盛行於滿洲遼東之地。滿文佛號Dosi aqôi jui乃源自藏文,而蒙文乃其仲介。


延伸閱讀:
1.  「正統」之源-滿洲入關前後王權思想之發展與蒙藏轉輪王關係考辯
2.  Tak-sing Kam, Manchu-Tibetan Relations in the Early Seventeenth Century: A Reappraisal,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1994),Chapter XI。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20日 星期日

《西域歷史語言研究集刊》第6輯







主編:沈衛榮
出版社:科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2013年2月1日
ISBN:9787030367198
原價:108元


目錄



Foreword
Klaus Sagaster—Bibliography
元大都大聖壽萬安寺白塔之裝藏、裝飾——釋注《聖旨特建釋迦舍利靈通之塔碑文》相關段落
A Brief Introduction to a Manuscript of Ondor Gegen's Biography Kept by Prof. Ts. Shagdarsurung
An Imperial Treasure: The Zhigongtu as a Source of 18th Century Social History
《端必瓦成就同生要》的文本演變及遞藏
The Mongol Bard in Society: Customs and Behaviour
元順帝妥懼貼睦爾與西藏高僧布敦
Fragmente eines Supplementbandes zum Wanli—Kanjur in der Staatsbibliothek zu Berlin
Tharchin's Tibet Mirror:A Christian Oriented Newspaper?
Wer war NIKAN WAILAN—der China—Sekretar'?
Christian Missionaries in Qinghai and Gansu:Sources for Tibetan and Mongol Studies
The Problem of Sanskrit as the Canonical Language in Buddhism
古蒙古語月名
Bonner Tibetica:Die tibetischen Blockdrucke und Handschriften aus Solu—Khumbu (Nepal) im Besitz der Abteilung Mongolistik und Tibetstudien des IOA der Universität Bonn
Eine kurze Analyse zur Verbesserung der soziookonomischen Kooperationen 
zwischen Korea und der Mongolei—Im Bereich der Green Energy, Industry,und Migration
Cinggis Qan,der Mann des Jahrtausends?
二戰前日本學者對蒙古文、滿文古文獻的探尋:搜集史及其特點
王政者,文武二治也——釋《白史》中的 ANKKA 與 KILBAR(CINK、IIQ—A)

……
文摘
Cinggis der Unsterbliche - Zur Wirkungsgeschichte Cinggis Khans".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18-23.

,,Heldenepos und Geheime Geschichte-Die mongolische Literatur".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108-111.

,,Der mongolische Buddhismus: Lehre".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340- 341.

,,Der mongolische Buddhismus: Geschichte". In: Dschingis Khan und seine Erben. Das Weltreich der Mongolen. Kunst-und Ausstellungshalle der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 Bonn, pp.342-347.

2014年7月12日 星期六

乾隆五十三年御製臺灣滿漢文碑的「碑石性」研究


2014年中正大學史學營講演




201477,甘德星教授應中正大學史學營之邀請,為參加學員講演。題目是「乾隆五十三年臺灣滿漢文碑的「碑石性」研究:漢化滿洲皇帝的大一統中國觀」。

講演的摘要如下:
碑石有其「碑石性」,為建碑者形塑社會集體記憶、強固國家論述之用。透過碑文的主觀敘事,「碑石性」的文化、政治意涵,得以彰顯。

乾隆53年,林爽文之亂平定,乾隆將之列為「十全武功」之一,並於臺灣建十碑,以誌其盛。林爽文之亂,雖不能和伊犁、回部、金川的邊亂相比,但臺灣「孤懸海外,與內地不同,故乾隆亦不以小事視之。這可從乾隆事後另將碑文製成緙絲、墨刻、玉冊,以及銅戰圖以作紀念得到證明。




一般以為碑文乃儒臣代筆。其實,十碑的碑文乃乾隆御製,並且是先寫漢文,後譯滿文,其中的命於臺灣建福康安等功臣生祠詩以誌事》的漢文碑文更是御筆。值得注意的是,與「御製碑」有關的其他書寫,如緙絲、玉冊、墨刻上的碑文,和《平定臺灣戰圖》上的御筆、印章全為漢文,可見「御製碑」滿文碑只是聊備一格的製作。

乾隆其實是個十分漢化的滿洲中國皇帝,其立碑台灣之舉,乃傳統中國皇帝「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思想的反映。因此,御製」可視作滿洲中國皇帝乾隆在臺灣的石化分身,也是乾隆作為大一統君主的具體註腳。

講演的全文將發表於《新史學》第9 2014)。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10日 星期四

論穆麟德滿文雙元音〈 ii〉 的拼寫法


不要笑,這是滿文!



KUIIII   vs  KUII



滿文雙元音 ii ,用穆麟德的拼寫法,只簡化作 i。穆麟德的滿文拼寫法基本上使用「音寫法」,而不是「轉寫法」,這是穆麟德拼寫法的錯誤根源。有關這一點,我在本網站已論之詳矣。

滿文中有些特別字,如 kuiiii,若按穆麟德的拼寫法,將ii轉寫作i,只能拼寫作 kuii, 還原時,按腳韻只用單字母i的規定,末音節ii將少了一個元音字母 i(參看The Romanization of the Early Manchu Regnal Names)。

雙元音 ii 其實有其特別功用,如 lii 是用來作避諱字,若轉寫成 li 則失去其原來意義。拼寫老滿文、滿文梵字時也得用到 ii 。(見《同文韻統》〈天竺字母譜〉)。

滿文雙元音 ii 乃源自古典蒙文的 yi,之所以轉寫作 yi,而不是 ii,是因為蒙文這個雙元音最初寫作 yi,即 ii < yi。蒙文用「轉寫法」將雙元音二字母全部標出,是考慮到「轉寫法」的可還原性。蒙文和滿文一樣,也有一些不符合正書法的例子,如naiman乃蠻/八(非nayiman),可見使用較嚴謹的「轉寫法」有其必要。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4年7月8日 星期二

《西域歷史語言研究集刊》 第七輯





作者: 沈衛榮主編
國際書號(ISBN): 9787030403780 
出版社: 科學出版社 
出版日期: 2014-4-1 


目錄
陳得芝先生論著譯文目錄
陳得芝教授八十華誕祝辭
陳得芝先生與蒙元時期西藏史研究
也談中國出土古代人群骨骼的歐亞大陸西部特徵的問題
論古突厥語與鮮卑語的部落名號尾碼
瑪紮伯哈與森木塞姆石窟現存龜茲語及其它婆羅謎文字題記內容簡報
新出三件據史德語契約
唐宋之際河西地區的部族關係與護國信仰——敦煌PT1189.r號《肅州府主致河西節度書狀》譯釋
淺說“嘯”的語文學
《史集》「中國」的名稱及其含義
關於月倫太后與朵顏山關係問題——應當合理挖掘利用歷史文化資源
《元史》卷二《太宗紀》太宗二年記事箋證
元朝の吏員と經學
從《大元馬政記》看東平府戶籍簿
從石刻史料探究探馬赤軍的歷史
The Image of the Semu People:Mongols, Chinese, Southerners, and Various Other Peoples under the Mongol Empire
八思巴與聖地五臺山:贊詩《寶鬂》譯解
雍敦朵兒只班的元廷之行——以其自傳為中心
7he Biography of Kun—spangs rin—po—che Ye—shes rgyal—mtshan
三教合一與悉地成就一一臺北故宮博物院藏明本《真禪內印頓證虛凝法界金剛智經》中卷考略
16世紀末漠北喀爾喀史剳記
順治朝清廷宴齎蒙古王公制度略論
略論16—20世紀蒙古“進藏熬茶”
略述托忒文《甘珠爾》
薩斯迦派與清朝崇德順治朝廷
闋于雍正皇帝頒給七世達賴喇嘛的一道聖旨
錫伯超默里根問題考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