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清文篆字: 俄藏鍾馗圖朱字官印印文


去歲(2013)承中文系楊玉君教授賜示清末俄國館藏鍾馗圖上之靈寶縣朱字官印印文。鍾馗圖之所以蓋上靈寶縣的官印是因為傳說鍾馗是靈寶人,圖上如果蓋有官印,價錢可以相應提高。




但印文漫漶,不好辯認。漢文部分,尚算清晰,看得出是「靈寶縣印」四字。左邊印文,比較模糊,但依清制,應是滿文無疑。清代滿文官印共五種,[1]boobai寶、doronqadalan關防temgetu圖記γolmin temgetu條記(鈐記)。[2]

鍾馗圖印文屬doron類,朱字印文為Ling Boo Hiyan-i doron五字。滿文doron篆字的寫法有好幾種,印章內的寫法是其中較常見的一種。












有關滿文篆字的相關著作並作不多見。清人《清篆舉隅》Manju fuqjingγa hergen-i xošo-be jondoro bithe1874)一書足資參考[3]臺北故宮有此書。黑龍江大學滿語研究所黃錫惠,滿文小篆研究>()、(下),《滿語研究》,1998年第2(總第27)—1999年第1(總第28),以義大利學者斯達理Giovanni Stary, Vom Alphabet zur Kunst : illustrierte Geschichte der mandschurischen Schrift 中若干章節,對滿文篆字亦有所觸及。有關滿文官印,可參看莊吉發,清國時代官署印影集,台北:國立中央圖書館臺灣分館,2010


doron

qadalan

由於滿文篆字和蒙文篆字相差不大,蒙古學者Čolmon朝洛蒙所著Mongγol tamaγ-a sayilumal 蒙文篆刻(Őbőr Mongγol-un sorγan kümüǰil-ün keblel-ün qoriy-a, 1996), pp.67-77,將蒙文篆字逐一按字頭、字中、字尾列表說明對解讀滿文篆字,頗具參考價值。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1]《清會典‧禮部九‧鑄印局》:「凡印之別有五:一曰寶,二曰印,三曰關防,四曰圖記,五曰條記。」
[2]漢滿大辭典》,「印」,頁1275。《清代文書檔案圖鑑》,頁289, 311
[3]《清代文書檔案圖鑑》,頁189,241,291,254,276,307,308,359。參看Giovanni Stary, Vom Alphabet zur Kunst :illustrierte Geschichte der mandschurischen Schrift (Wiesbaden: Harrassowitz, 2006), p.190-91所收錄之《清篆舉隅》(1874doron, qadalan篆字書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