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6日 星期日

新清史再思: 大清、帝國、滿文





講者:歐立德(Mark C. Elliott)教授/Mark Schwartz Professor of Chinese and Inner Asian History, Dep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ivilizations and Dept. of History,Vice Provost for International Affairs, Harvard University
地 點:中央研究院歷史語言研究所 文物陳列館B1演講廳

第一場
講題:“A Reflection and Response to the New Qing History” 關於新清史的反省與回應
時間:2016年5月25日(週三)上午10:00

第二場
講題:“The Imperial Turn and Its Meaning for Chinese History” 帝國的轉向及其對中國歷史研究的意義
時間: 2016年5月27日(週五)上午10:00


───────────────


講座評述


(Photo by CCU Manchu Studies)

                                                 

新清史現象

2005─2016


  • "New Qing History has already become a thing. " (Mark Elliott)
  • 「本來無一物」 (六祖慧能)


立德的「新清史」學說自2005年提出後,贊同的學者並不多。他近年東奔西跑,在美國、歐洲、東亞一再為「新清史」辯護,目的在先將負面的批評解構,再冀求在眾聲喧嘩中獲得較多的認同但除歐立德外,「新清史」的其他學者大都噤聲不語。「新清史」這個時髦的「後設敘事」幾乎變成了歐立德個人的「清史研究宣言」。

歐立德這次在中研院的兩次講演的內容,與他在美國和中國大陸清華、人大、復旦等高校的講演相差不大,其內容雖是舊調重彈,新意不多,但論證仍較10年前在台北故宮的主題演講來得精細。在講演中,歐立德重申「新清史」有三大特點。以下是我對此三大特點一些不成熟的意見,茲説明如下:

1) 大清統治的內亞特質(Inner Asian dimensions of Qing rule):
新清史「大清不是中國」之論,經兩岸學者質疑(參看本站康熙遺詔中所見大清皇帝的中國觀),現已不再是其主要關心之處。不過,歐立德在承認滿洲皇帝是中國皇帝之餘,仍錯誤地認為大清中國只等同於長城以南之地,對兩岸學者的相反意見尚沒有提出有力的反証。

2) 世界史與比較史的視角(Comparative world historical context):
近日,「帝國學」大興。「新清史」從世界史與比較史的觀點,指出大清不是中國王朝,而是個「帝國」,並應與全球的其他帝國同時考察。在歐立德之前,Crossley、Hevia已發其先聲,將清朝視為帝國, Hostetler復將之置於early modern的脈絡來考察。Purdue又以滿洲征服準噶爾為例詳加説明。

去年「清史研究新方向」國際研討會(2015)在本校舉行。在會中,我已指出晚清出現的有名無實的所謂「帝國」不完全等同於西方的 empire(imperium),特別是近代的empire(參看本站 「新清史」再思:大清是個帝國嗎?)。在中研院的講演中,歐立德對此的回應是「帝國」與empire兩者的內涵不必全同,亦即其著眼點只重其同卻輕其異,以便兩者可作相互比較,但如此重新定義「帝國」與削足適履有何分別?畢竟,正如歐立德在以前的多次講演所云:世界上有沒有帝國主義的「帝國」 嗎?


(Photo by CCU Manchu Studies)

3) 滿語與其他非漢語資料的運用Use of non-Chinese language sources:
在講演中,歐立德對滿文資料著墨不多,其用力不如帝國研究之深廣。但此部分值得商榷之處其實不少,詳細的論述當留諸他日,零星意見,如「新清史」之對「後穆麟德」時期出現的佛經、老滿文檔冊,重視不夠 (可參看歐立德的大作The Manchu Way);背離 Cleaves, Fletcher 使用嚴分陰陽的哈佛轉寫傳統,抱殘守缺,仍使用百年前的穆麟德轉寫法;個別滿文字詞的誤解、誤讀等等,可參看我在本網站的相關短論(如「去穆麟德」轉向:穆麟德拼寫法與《無圈點檔》),於茲不贅。


延伸閱讀:
新清史謂滿洲皇帝對西藏以轉論王自居,此論頗值得商榷,雍正便是此政治設計的例外,可參看甘德星:「正統」之源-滿洲入關前後王權思想之發展與蒙藏轉輪王關係考辯



(國立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甘德星)


2016年6月17日 星期五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總匯(全180冊)
編著者: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編
定價:85000.00 元
出版時間:2013年6月
ISBN:9787501350384
出版社:國家圖書館出版社


內容簡介:

  軍機處是清代雍正年間獨創的政治機構,其設立之初僅僅是出於軍事保密目的的臨時性辦事機構。後來,軍機處在奏摺的運作過程中發揮了越來越重要的作用,成為了整個奏摺批答過程中不可或缺的重要環節,“掌軍國大政,以贊機務”,確立了在清廷中樞決策機構中的地位。


  軍機處成立之後,就明確地建立了“清檔”制度,隨手登記檔即是其中之一。軍機處每日處理事件繁多且緊急,故繕寫時不要求文字工整,但是要求速度必須快,當日事當日畢,故有隨手之稱。隨手登記檔起自乾隆元年(1736),迄於宣統三年(1911),最初是一年兩冊,分為春夏季檔、秋冬季檔。道光、咸豐以後,隨著與國外的交涉日多,事務更加繁多,於是改為一季一冊,分為春、夏、秋、冬四季檔。隨手登記檔是軍機處每日處理的折件、所奉諭旨等各項事件的摘由總目,是軍機處所有檔案的總目。隨手登記檔作為軍機處承辦大臣奏摺和皇帝諭旨的登記薄冊,還是很方便的檢索工具,可以與軍機處其他匯抄存查的文書抄本檔簿互成經緯,配合使用。


  隨手登記檔由軍機章京負責繕寫,以連史紙訂成方約一尺的冊子。軍機章京每日兩人值班,分別稱“老班公”、“小班公”。其中的繕寫工作主要是由小班公負責。具體書寫規則如下:先用大字書寫每一天的月日(一開始只在每月初一全部書寫月日,其他時間只寫日,後來逐漸完備,每天都書寫完整的月日),在月日後書寫兩個值班者的姓氏。然後另行用大字頂格書寫“朱批某某折”,隨後便用小字具體列舉折件的事由,並在每件事由之前加一橫線以示區分,並在每件事由下注明所奉的朱批。每一天的書寫按照先外折,次內折,次明發,次電旨,次交片,次大書遞某項名單的順序依次繕寫完畢。小班公全部繕寫完畢後,交給老班公,由其在每一條下注明交某處,或分交某處。


  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影印出版《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一書是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組織編纂的檔案叢刊系列之一。國家清史纂修工程啟動伊始就非常重視檔案文獻在纂修新清史過程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並專門成立了檔案組,負責清代檔案的調研、整理、公佈等工作。《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即是這一工作的成果之一。此次影印出版主要有以下幾大特色:

  第一,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的全面公佈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一書收錄了從嘉慶元年(1796)到宣統三年(1911)(中間缺失同治元年至同治九年,此為原檔缺失)一百餘年間軍機處所有的隨手登記檔,這是軍機處隨手登記檔首次全面系統的公佈。

  第二,文獻資料的獨有性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現存於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學者想要查閱利用極不便利。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和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合作將這批珍貴的文獻資料詳加整理影印出版,能夠讓廣大學者更加方便地利用這批資料,必將為相關領域的研究者提供更多的史料依據,引領新的學術研討潮流,進一步推動相關的研究進展。

  第三,詳細的目錄編制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一書的一大特色和亮點便是詳細的目錄編制。具體地說,全書目錄不再是簡單的按照時間順序編制,而是在此基礎上,分為諭旨和折件兩大部分,具體著錄涉及的相關人員和機構,讓讀者在查閱和利用本書時,不但能夠按照時間順序檢索,還能夠按照具體的人員和機構檢索,極大地提供了便利。


編輯說明

《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是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藏珍貴檔案,是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規劃出版的檔案叢刊系列之一,是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影印出版的可資清史研究的大型檔案文獻彙編。這裏謹就有關情況說明如下:

  一、清代軍機處檔案彌足珍貴。軍機處,始設于雍正年間,是清代輔佐皇帝的中樞機構,清人亦以“樞垣”或“樞廷”稱之。軍機處分設滿漢軍機大臣和軍機章京,職責主要是“掌書諭旨,綜軍國之要,以贊上治機務”(《欽定大清會典》卷三)。清朝皇帝通過軍機處將機密諭旨直接寄給文武重臣,稱為“廷寄”,中間不再經過內閣,對邦國大政的處理更無需議政王大臣會議決議。軍機處每日將經手的朱批奏摺等全部另録一份,以資歸檔存證。軍機處自雍正七年(一七二九)設立,到宣統三年(一九一一)撤銷,在這一百八十多年的時間裏,凡有關清王朝政治、軍事、經濟、文化等各個方面重大事件的處理始末,無不記録在案。因此,軍機處檔案堪稱清廷軍政要務核心機密的總匯。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所藏清代軍機處檔案,包括上諭檔、録副奏摺、檔簿、來文、照會、清冊、電報、函劄、奏表、奏稿、雜件、輿圖等,滿漢文兼有,其數量巨大,且內容極其豐富。隨手登記檔即是軍機處檔簿之一。

  二、隨手登記檔是軍機處每日處理文檔的原始登記簿。清人震鈞《天咫偶聞》卷一,對軍機處隨手登記檔這樣描述:“樞廷事件,皆書於冊, 標日隨手登記。元旦則裝訂新冊, 敬書‘太平無事’四字於冊端。”清人梁章钜《樞垣記略》卷二記載:“直(值)日章京將本日所接奏摺,所遞片、單, 所奉諭旨, 詳悉分載。朱批則全録, 諭旨及折片則摘敍事由。有應發內閣者注‘交’字, 應發兵部者注明馬遞及裏數。以春夏二季為一冊, 秋冬二季為一冊, 謂之隨手。”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之設,始于乾隆元年(一七三六),止於宣統三年(一九一一),逐日登記,按年月裝訂成冊。乾嘉時期,每半年訂為一冊;道鹹以後,中外交涉頻繁,諭旨、奏摺日多,故每季成冊。就其內容而言,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以時間為線索,登記了皇帝諭旨和大臣奏摺的梗概要點以及文書處理的結果。可以說,隨手登記檔不僅是清代軍機處每日處理諭旨、奏摺等各項事件的摘由總目和索引,可供後世查閱之用,同時也是清代乾隆朝以後樞要朝政的總匯,其所載內容本身即具有很高的史料價值和特殊的檢索功用。

  三、軍機處隨手登記檔首次全面系統公佈。現存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相對而言比較系統完整。其中,除乾隆朝缺失十一年(乾隆五年、六年、八年、九年、十一年、十二年、十七年、十八年、十九年、二十二年、五十九年),同治朝缺失九年(同治元年至同治九年)外,其他嘉慶、道光、咸豐、光緒、宣統五朝的隨手檔均系完整,總計五百餘冊。這些隨手檔,既有正本與稿本之分,亦有重複本,實際所存原檔正本為二百一十冊。為方便社會各界的查閱利用,二〇〇〇年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與廣西師範大學出版社合作,編纂出版了《乾隆朝軍機處隨手登記檔》。此次,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和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合作,傾力推出大型檔案文獻彙編《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作為國家清史編纂委員會規劃出版的檔案叢刊系列之一,全面收録了從嘉慶元年(一七九六)到宣統三年(一九一一)一百餘年間的軍機處隨手登記檔。本書在甄選編纂過程中,剔除了重複的簿冊,儘量選用字跡較為清晰的正本,沒有正本的則用稿本替補。

  四、全書編排採用編年體例。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的原檔,乾嘉時期一年兩冊,春夏兩季一冊,秋冬兩季一冊;道咸以後每季一冊,一年共分春季檔、夏季檔、秋季檔、冬季檔四冊。此次出版,在系統整理嘉慶至宣統六朝所存軍機處隨手登記檔的基礎上,打破原有分冊界限,按照檔冊的形成時間依次編排,成書總計一百八十冊。關於軍機處隨手登記檔上原有的貼簽,分為大簽和小簽兩種情況,在正文編排過程中分別作了不同的處理。對於大簽,將有簽的兩個筒子葉都完整地予以保留,並且貼簽落下的葉面在前,貼簽掀起的葉面在後。對於小簽,主要集中在嘉慶朝,處理原則是把涉及貼簽的兩葉整合到一葉上,既確保不破壞原檔的完整性,又保持貼簽的原貌和位置。

  五、各冊分別編制檢索目録。本書各冊按朝年月日依次編排,在目録中對每日登記的諭旨、奏摺、奏片、清單等進行簡要的著録。著録原則為:其一,關於諭旨的著録。明發上諭的受諭者,注為“內閣”,著於當日最前,其他寄信諭旨的受諭者依次著録;當日若無明發上諭,則依次著録寄信諭旨的受諭者;同日同一受諭者,即使出現兩次以上,在目録中只著録一次;一份諭旨中,受諭者在兩個之內(含兩個)的,一併著録;受諭者在兩個以上的,則只著録第一個受諭者並加“等”字。其二,關於奏摺的著録。一份折件中,具奏者在兩個之內(含兩個)的,一併著録;具奏者在兩個以上的,則只著録第一個具奏者並加“等”字。其三,關於著録的間隔。目録中,各諭旨的受諭者或折件的具奏者之間空一個字,以示為不同檔;同一檔中的兩個受諭者或兩個具奏者之間空四分之一個字,以示姓名的區分。其四,關於遵循原檔。原文件登記中只記載其衙署或官職,無明確受諭者或具奏者姓名的,均依照原檔著録;原文件登記中只記載受諭者或具奏者姓氏的,其名標以“□”;原檔所載的受諭者及具奏者姓名中出現同音不同字或疑似誤寫的,按原檔照録;目録中開列的朝年月日,即為原檔簿冊所載的登記日期,登記當日即便沒有諭旨或折件記録(日期後一般標注“太平無事”等字樣),仍作為目録中的一條予以開列,但無實際著録內容;原文件簿冊中未作記載的日期,目録中均不增補。

  六、該書影印出版以保持檔案原貌。全書使用檔案原件翻拍膠片進行影印,採用單欄排版。因原檔年代久遠,多有黴點汙跡,以致影響到個別檔案內容的閱讀,凡此均經編者酌作修版。個別檔案原簿冊有缺葉殘損或字跡模糊等情況,均沿其原貌。全書的圖像畫面,大體將原檔按照統一的比例進行了適當的縮小處理。對個別字跡過小、畫面模糊的檔案,進行了特殊技術處理,以確保整套書的品質。

  中國第一歷史檔案館和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合作推出的《清代軍機處隨手登記檔》,是對軍機處隨手檔全面系統地公佈,這批珍貴檔案的整理出版,為清史研究提供了一套翔實的史料彙編和檢索憑據,必將對清史研究起到推動作用。由於編者水準有限,本書在整理編纂中難免存在疏漏欠妥之處,懇請讀者批評指正。


國家圖書館出版社清史系列圖書
國家圖書館藏清代檔案文獻彙編·第一輯(全一百冊),2012年出版,80000元
吉林省檔案館藏清代檔案史料選編(全六十八冊),2012年出版,50000元
大連圖書館藏清代內務府檔案(全二十二冊),2010年出版,15400元

2016年6月14日 星期二

孤軍:滿人一家三代與清帝國的終結


·



作者: 柯嬌燕
出版社: 人民出版社
原作名: Orphan Warriors
譯者: 陳兆肆
出版年: 2016-3-1
頁數: 281
定價: CNY 50.00
ISBN: 9787010158969 


內容簡介 

美國學者柯嬌燕(Pamela Kyle Crossley)《孤軍——滿人一家三代與清帝國的終結》(Orphan Warriors)一書,是家族個案史與王朝興衰史緊密結合的典範之作。全書以滿洲軍功貴族費英樂的直系子嗣,即蘇完瓜爾佳氏觀成(約1790-1843年)、鳳瑞(1824-18906年)、金梁(1878-1962年)這一家三代人為主線,敘述了這一家族百餘年的興衰浮沉的「小歷史」,並在此敘述過程中,適時而巧妙地牽引出清王朝興盛衰亡的「大歷史」。本書在個案的實證研究基礎上,對「族群認同」等重大理論性問題作出回應。其強調,一切民族都渴望有前後一致的身份感,這種身份感可能在不同程度上由外在機構(比如國家、社會或社區)的行動來提供,或由個人對某一歷史和文化的自覺認知、踐行來達成。即如清朝而言,滿洲人始終具有異於漢人的「滿洲性」,其於身份的「外在形塑機制」瓦解的過程中,逐漸追尋「內在的自我認同」。 本書著者嫻熟地運用多種文字資料,視野開闊,邏輯縝密,見解獨到,是新清史研究系列中的一本扛鼎之作。


目錄
致謝
導言
第一部
第一章和平與危機
第二章蘇完瓜爾佳氏
第三章杭州駐防八旗
第二部
第四章觀成
第五章鳳瑞
第六章金梁
結論
參考文獻
索引
譯後記






2016年6月4日 星期六

俄國通古斯語辭典系列 (2):赫哲語




赫哲族自古居住在黑龍江、松花江、烏蘇里江三江流域。19世紀中期《中俄璦琿條約》和《中俄北京條約》簽訂後,成為分屬中俄兩國的跨界民族。

歷史上,赫哲人分別稱為兀者野人、黑斤、黑真、赫真(東方的人)、奇楞(住在江邊的人)、兀狄哈、戈爾德 гольды  (Mo. γol 中心)。明朝時為野人女真的一支。他們穿魚皮,也穿狍子皮,因此也稱為魚皮韃子。清代則稱烏德赫部Удэгейцы(森林人)。

赫哲人自稱用日貝、那尼臥、那乃нанайцы (на+най = Ma. na+niyalma),即本地人的意思。



Hанайско-pусский словарь

辭典

Onenko, S.N.
Nanajsko-Russkij slovar'.
Moskva 1980. 552p.



Русско-нанайский словарь

俄─赫辭典






Onenko, S.N.
Russko-Nanajskij slovar'.
Moskva 1986. 321pp.



(Photos by Hui Lie, Universität Göttingen)

(中正大學滿語研究班甘德星)


2016年6月1日 星期三

《黑圖檔•乾隆朝》、《黑圖檔•咸豐朝》





作者:趙煥林 著
出 版 社:線裝書局
出版時間:2015、2016
裝 訂:硬精裝
開 本:16開
I S B N:97875120 20368(乾隆)、97875120 22690(咸豐)
人民幣:19800元(乾隆)、13600元(咸豐)


《黑圖檔》是盛京總管內務府同北京總管內務府、北京六部,以及盛京將軍衙門、奉天府、盛京五部等衙門之間往來公文原件抄錄後形成的檔案。 檔案開本,大的63乘以45釐米,小的44乘以26釐米。
《黑圖檔》按京來、京行、部來、部行、存查分類。檔案全宗共1149冊,其中京來檔151冊、京行檔168冊、部來檔429冊、部行檔359冊、存查檔42冊。每冊所抄檔數目不一,宣紙墨字。現存檔案形成時間為康熙元年(1662年)至咸豐十一年(1861年)。  
《黑圖檔》有滿、漢兩種文字。依檔案形成的時間劃分,其中康熙、雍正兩朝共29532,735頁,均為滿文文件。乾隆朝429冊,46,388頁,滿漢文件各半。嘉慶、道光、咸豐三朝425,48,602頁,嘉慶朝大部分為滿文,道光、咸豐朝絕大部分是漢文。

《黑圖檔》原存于盛京總管內務府衙門,由檔案房專門管理。1924年溥儀被逐出宮,北京總管內務府以及盛京內務府同時停止活動,《黑圖檔》移至盛京宮殿(今瀋陽故宮)西七間樓內。滿洲國時期,由國立奉天圖書館保存。1948年後,由東北圖書館接管。1960年東北檔案館成立,移交該館。1969年東北檔案館撤館後,移存遼寧省檔案館至今。

內容簡介:
《黑圖檔》是《國家「十二五」少數民族語言文字出版規劃》的增補專案。規劃全書分6輯出版:《黑圖檔乾隆朝》24冊,《黑圖檔咸豐朝》17 ,《黑圖檔雍正朝》28 ,《黑圖檔康熙朝》52 ,《黑圖檔道光朝》44 ,《黑圖檔嘉慶朝》55 ,合計200餘冊。預計2017年上半年出齊。全書編譯漢文總目錄和目錄索引。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燾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