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6月16日 星期五

滿文《馬可福音》是從哪一種語言翻譯而來的?



柳廷昊,第7(2016-17)滿文班(加開),學部大四生。以下是其學習滿文一年後的小論文。論文雖非鴻編巨製,但所論仍足供參考。文章由廷昊所作,本人僅略作修改。甘德星附識。
───────────────────────────





滿文《馬可福音》在19世紀翻譯出版,但翻譯的底本卻並不清楚。為了探尋《馬可福音》是翻譯自哪一種語言的版本,滿文《馬可福音》中的語音拼寫、文法結構、字彙字義都是重要的線索。

拉丁文本
首先我將探詢的重點放在拉丁文武加大Vugalte譯本上。從《馬可福音》標題的音譯看,拉丁文本是:Marcus /ˈmar.kʊs/,但滿文本卻翻譯成:Marqa /mɑr.kʰɑ/ -i ulaxa songqoi(按照馬可所傳遞的)。Marcus的第二個音節-cus被改為-qa,而且標題中還多了許多拉丁文版沒有的字。此外,在轉譯耶穌基督的名字時,同樣的問題也出現了。拉丁文的版本將耶穌基督寫做:Iesus Christus /ˈjeː.sʊs ˈkʰrɪs.tʊs/,但滿文本卻翻作Isus Heristos /i.sus xəris.tos/,不但耶穌的/e/音掉失,基督的/kʰ/音也被轉寫作/xə/。


再就語法與語意而言,滿文版《馬可福音》第一章開編首字porowyetasai(先知們的),與這個字下面的bithe-de,是用來翻譯相對於拉丁文本的scriptum est in Esaia propheta(在先知以賽亞的書中)。但拉丁文本裡的以賽亞(Esaia)並沒有翻譯出來,後面的propheta在拉丁文用的是單數的離格(singular ablative case),而滿文本卻是用複數所有格的porowyetasai。很明顯,滿文本並非按照拉丁文本翻譯而來。


葡萄牙文本
由於天主教是由葡萄牙人傳入中國,因此《馬可福音》有可能是翻譯自葡萄牙文本。但問題在於,葡萄牙語的福音書拼法evangelho,與滿文的ewanggelinum不同。葡萄牙語的h不發音,若滿文版是從葡語聖經翻譯過來,滿文版這個字的結尾也應該反映o的音,而非以–um結尾。此外,在葡語聖經第一章第二節中並沒有翻出拉丁文本的ecce(看哪!),但滿文本卻翻作tuwa(看!)。因此,可以推斷滿文聖經不是翻譯自葡文本。

德文本
在路德版德語聖經(Luther Bible)中,雖然in Esaia propheta是使用den Prophten的復數形態翻譯,但相異之處也不少,例如:約翰的名字,在拉丁文與德文中都拼作Johannes(Latin:Iohannes),但滿文卻是Iowang,少了一個h音;馬可的名字,德文版寫做Markus,與拉丁文的對音相近,但與滿文的Marqa不符。

就語法言,滿文版裡有很多地方使用了jalin(為了、替)這個字。例如,在第一章第三節的Biγan-de xôlara niyalma-i jilγan, ejen-i jalin juγôn-be dasata talu juγôn-be necin obu senhengge(在曠野中,呼喊人的聲音說的:為主修路,把狹路變成平坦),在路德版的經文卻是:Es ist eine Stimme eines Predigers in der Wüste:„bereitet den Weg des Herrn, macht seine Steige richtig!“(這是在曠野中傳道者的聲音:「準備主的道路,把他的窄路變直!」)。這裡,滿文的ejen-i jalin(為了主)與德文des Herrn(主的)並不一樣。這段文字,在拉丁文寫做:Vox clamantis in deserto parate viam Domini rectas facite semitas eius.(呼喊的聲音在曠野中,準備主的道路,把他的窄路變直),德文與之頗為一致,不管是des Herrn或Domini,意思都是所有格「主的」,但與滿文的ejen-i jalin卻對照不起來。

俄文本
如果滿文《馬可福音》既非翻譯自拉丁文、葡萄牙文,德文,那滿文《馬可福音》究竟是翻譯自哪個版本呢?有沒有可能是從俄語翻譯過來的呢?

我找到了俄語教會版(Russian Synodal Version)的《馬可福音》。以下先將《馬可福音》中的俄語音譯名詞與滿文對照,另加上拉丁語的對音與漢語翻譯:




滿

拉丁


МаркаMarka

Marqa 

Marcus

馬可

Иисус Христос
Iisus Xristos

Isus Heristos 

Iesus Christus 

耶穌基督

ИоаннIoann

Iowang 

Iohannes

約翰

ИудейIudej

Iodeye 

Iudae

猶太

ИерусалимIerusalim

Iyerusalim 

Hierosolym

耶路撒冷

ИорданIordan

Iordang 

Iordan

約旦

НазаретNazaret

Nasaret 

Nazareth

拿撒勒

ГалилеяGalileja

Keliliyeya 

Galilae

加利利

СатанаSatana

Satana 

Satan/ Satana

撒旦

СимонSimon

Simong 

Simon

西門

АндрейAndrej

Angderei 

Andre

安德烈

ЗеведейZevedej

Sabedei 

Zebedae 

西庇太

евангелиevangeli

ewanggelinum

evangelium

福音書

пророкprorok

porowyeta

propheta

先知

ангелangel

anggel

angel

天使

КапернауKapernaum

Qparnanum

Capharnaum

加百農


從上表可見,滿文的音譯與俄語非常相似,甚至把俄語的顎化音也清楚呈現出來,例如Галилея中的lе/lʲe/音,在滿文中寫作liye,第一節的第一個字porowyeta,儘管不是使用俄語的пророк這個字,而是使用拉丁文的俄語拼法профета,在轉換為滿文時,顎化音ye也正確標出。

從語法跟用字來看,俄文本也證明了滿文聖經是從俄語翻譯而來的。首先是《馬可福音》的標題。在俄語版本中,並不像拉丁文或德文本僅使用Marcus或Markus一個字,而是寫成от Марка,意即「來自馬可」。這與滿文的Marqa-i ulaxa songqoi(按照馬可所傳播的)翻法相似。這也是滿文《馬可福音》為何不直接寫成Marqa-i enduringge ewanggelinum(馬可神聖的福音書),而是寫成enduringge ewanggelinum Marqa-i ulaxa songqoi(按照馬可所傳播的神聖的福音書)的原因。

前面我們也提到,滿文《馬可福音》開頭第一個字是porowyetasai,所使用的是porowyeta的複數形所有格,這與俄文本的пророков(-ов, plural GEN)是一致的。 除此之外,第一章第三節的ejen-i jalin juγôn-be dasata(為主準備道路)對照俄文本為:приготовьте путь Господу(準備道路給主),這邊的Господу使用與格(-у, singular DAT),意義上代表「給予某人」,與滿文的 -i jalin的意義類似。

滿文本的一些字,在拉丁本裡面找不到。在俄文本第一章第十二節:немедленно после того Дух ведем Его в пустыню(在那時不久之後,聖靈引領他前往曠野)中,после того(在那之後)是拉丁文本沒出現過的。拉丁文這段的文字是Et statim Spiritus expellit eum in desertum(於是不久,聖靈引領他前往曠野)。這邊只出現statim代表「瞬即、不久」,與俄文並不是對譯得很齊。不過,немедленно после того(在那不久之後)這樣的翻譯卻在滿文本裡面出現對應的tereci γôdaxaqô(從此不久)。此節的滿文原文如下:Tereci γôdaxaqô enduri imbe biγan-de yarume γamaxa(從此不久,神引領他往曠野)。

接下來的第十三節也出現拉丁文本沒有的字詞:И был Он там в пустыне сорок дней, искушаемый сатаною, и был со зверями, и Ангелы служили Ему(而他在 那 曠野四十天,考驗由撒旦與動物來,而天使則服侍他)。這句的拉丁原文是:Et erat in deserto quadraginta diebus et quadraginta noctibus et tumptabatur a Satana eratque cum bestiis et angeli ministrabant illi.(而他在曠野四十個早上與四十個晚上,考驗從撒旦與野獸們而來,而天使們則服侍他)。拉丁文中沒出現俄文的там(那)字,但滿文本中卻出現tere這個對譯字(I tere biγan-de satana-de cendekušeme dehi inenggi bifi, gurgu-i sasa bihe, geren anggel imbe eršeme uiilehe/他在那曠野被撒旦考驗四十天,與野獸同在一起。眾天使服侍他)。

滿語本第二十二節Geren gemu ini tacihiyan-be ferguwembihe. I cembe tacihiyara-de. utxai tooselame tacihiyaxa. tuttu bithe-i niyalma-i tacibure-ci encu ojoro turgun.(所有人都驚奇他的教誨,當他教導他們時,如同用權力教導。因為與文人的教導不同的緣故...)中utxai一字,即「如同」,而非「就」的意思。這個字其實是翻譯自俄語本的как(И дивились Его учению, ибо Он учил их, как власть имеющий, а не как книжники./且驚訝他的教誨,因為他教他們,如同有著權力),此即拉丁文本的quasi(et stupebant super doctrina eius erat enim docens eos quasi potestatem habens et non sicut scribae/以及著迷在他的教導之上,因為教導他們如同有著力量,且不像書上的)。

就語音與語法言,滿文聖經與俄語本聖經對譯得非常整齊,很多拉丁本沒有的字也出現在滿文聖經裡,這都讓我們可以確定滿文聖經是從俄文本翻譯而來的。可是,在滿文本中有許多字的拼音與俄文本的拼寫有些出入,如ewanggelinum(福音書)、porowyeta(先知)這兩個字。在俄文本裡,這兩個字分別為евангели與пророк,這似乎意味著俄國傳教士在翻譯《馬可福音》時,並非完全使用俄語的字彙。在拉丁文,這兩個字分別轉寫為evangelium與propheta,而希臘文則轉寫為εὐαγγέλιον(euaggelion)與προφήτης(prophetes)。按照滿文聖經ewanggelinum與porowyeta二字的轉寫,這兩個字最有可能來自於拉丁文,因為–um與 -a的字尾是拉丁語的字尾。

單從《馬可福音》第一章的前幾節來看,滿文聖經應是翻譯自俄文本,而一些特別的字詞則最有可能參考了拉丁文本的轉寫。然而,鑑於《新約》最早的版本為希臘文,因此這些拉丁化滿文有可能最終來自希臘文。在《舊約》中,拉丁文本跟希臘文本的音譯都源自於希伯來語。如夏娃這個名字,在《舊約》的拉丁文與希臘文的拼寫便分別拼作Havam與Εὔα(Eua),要確定這些字是從拉丁文或希臘文而來,再參閱《舊約》似乎有其必要。





(中正大學滿洲研究班柳廷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